爱书荒网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三百一十七章护世亦守己
    毕道人曾是想过,天夏如今迁居到了新的界域,那所谓大敌,说不定就是那里的对手,而且这个对手很棘手,所以天夏找到他们,只是不想腹背受敌,言语之中难免可能有所夸大。

    照他本来的想法,为了免去麻烦,定个约言也就定了,既然只是天夏的麻烦,那么事后该如何还是如何,也惹不到他们头上。

    天夏之所以能找到他们,那是因为他们彼此同出于一地,有着这份渊源存在,所以寻起来不难,而若是与他们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的实力,只需镇道之宝一转,就能避了去,根本不必要去担心额外之事。

    可是他在与张御交谈几句后,他意识到事机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天夏或许没有夸大事机,反还可能是往保守里说,按照张御对此敌的描述,乘幽派是有可能牵扯进去的。

    他下来避过大敌来历这个话题不提,只是询问天夏自身的推断,张御也是挑拣一些的告知他,并坦言这个敌人天夏需得全力,且不一样有把握,他在此过程中也是对天夏如今真正实力也有了一番大概了解。

    他也是越听越是心惊,暗忖难怪上宸、寰阳两派不敌天夏,他最后不禁问道:“以贵方今时今日之能,莫非仍无法克压此敌么?”

    张御看了看他,知其心中还抱着你来御敌我自躲避的侥幸心思,不过话既然说到这里,他也不介意再多说一些。

    他道:“我天夏不惧外敌,但亦不会低估对手。此前我已说过,此敌或有倾世之能,我知贵派自居世之旅者,求得是超脱世间,永得逍遥,可是若无世域,又何来超脱呢?”

    毕道人有个好处,他不是固执己见,听不见意见之人,在慎重思量了一会儿,他道:“张廷执,还请稍等片刻,具体定约之事我需寻人再商议一下。”

    张御见他言辞恳切,道:“无妨,我可在此等候。”

    毕道人转去内殿,并藉此穿渡从界,来到了一处四面封闭殿宇之中,如今乘幽派中,与他功行相仿之人还有一人。

    他们两人不会同时归来,一般事机只需要他出面就可解决,但如是连他也确定不了,那便需由他出面将另一人唤回来了。

    他在殿宇之中默默运转功法,并寄念相唤,不久之后,觉得心中一阵悸动,便见上方垂降下来了一道光束,其中出现了一个十分模糊的人影,此人并不像他一般直接归来,而是以自身一缕神气投照入此。

    见到此人后,他正容打一个稽首,道:“单师兄有礼。”

    单道人言道:“师弟回门中了?此番如此急切唤我,想来门中有要事吧?且说一说吧。”

    毕道人立刻将事情如实复述了一遍。

    单道人听罢自后,道:“师弟对此是什么想?”

    毕道人道:“小弟本怀疑所谓变化大敌都是天夏借口,可想就算是假的,天夏也是做足功夫,足见对此事之重视,为免麻烦,也不妨答应。只是后来与那位张廷执一番交谈,却觉此事应非是什么虚语,可是如此大敌,又怕与天夏定约之后,因此沾染承负,把我牵扯了进去,故是有些两难了。不得不请教师兄。”

    单道人倒是有决断得多,道:“既是师弟信任为兄,那为兄就作主一回,此回可答应天夏约言,不过还要删改一句。”

    毕道人忙道:“不知师兄要删改什么?”

    单道人语声平稳道:“若遇大敌,我愿与天夏共同守御,我可助天夏,天夏也需助我,而不是此前互不侵扰。”

    毕道人吃惊道:“师兄?”

    这举动太过违反乘幽派避世之根本了。就算是真的有大敌到来,有必要如此么?而且这可不同于定个简单的约言,整个宗派都会牵涉进去,那是极其妨碍修行的。

    单道人道:“毕师弟,还记得我与你说得那些话么?”

    毕道人一转念,明白了他所指何事,他道:“自是记得。”他疑道:“莫非师兄所言与此有关么?”

    单道人道:“我借助‘遁世简’神游虚宇之中,曾几度来到了那极障之侧。”

    毕道人闻言眼前一亮,道:“师兄功行已然到了那般地步了么?”

    他是知道这位师兄的道行的,若说门中有谁可以破去上境,非这位师兄莫属,而极障正是突破上层功行最后的一关,只要过去,那就成就上层大能了。

    单道人摇了摇头,道:“到了此般地步也无用,因为每每到了我欲借‘遁世简’尝试突破极障之时,此器便每每传意,令我心中生出一股‘我非为真,出世化虚’之感。”

    毕道人不由一怔,‘遁世简’便是他们乘幽派的镇道之宝,号称‘出入诸宇无牵挂,一神可避大千世’。

    可不知为什么,这件镇道法器迄今为止也就是他与这位师兄最为合契,甚至给人以此器就是天生为其所用之感,故是其也能达常人所不能及之境地。

    他小心问道:“师兄,可是由于功行之上……”

    单道人摇头道:“我自问功行打磨无暇,已进无可进,遁世简不会欺我,若不是我有问题,那便是天机有碍,致我无从窥见上法。”

    毕道人想了想,又问道:“师兄可是怀疑,这其中之碍,就是天夏所言之变机么?”

    单道人沉吟片刻,道:“我有一个猜测,但是说出来怕乱了师弟你之道心,不过是天夏此番言语,倒是令我愈发确定两者之间的牵连,若是我猜测为真,那么天夏所言之敌,未必一定会攻天夏,极可能会来攻我,那还不如与天夏联手,这样说起来我乘幽还算占了一些便宜的。”

    毕道人听他这番言论,不由怔愕了一会儿,今日所接受的消息无疑都是超出了他以往所想所知,他有些不信道:“师兄说天夏大敌不攻天夏,反来攻我?”

    单道人道:“若是世之大敌,则不论对象为谁,其若无法一气亡天夏,那不来寻我等易取之辈,又去寻谁呢?天夏与我定约,当是不指望我辈能助他,只是不想我辈坏他之事。”

    毕道人吸了口气,道:“师兄,这等大事,我们不问下两位祖师么?”

    单道人摇头道:“师弟又不是知,修为到你们这等地步,祖师就不再过问了。过去姚师兄乘宝而游时不见踪迹,只有法器归来,祖师也不曾有所多言。”

    毕道人想了一会儿,才模模糊糊记起姚师兄是谁,可也只是大概有个印象,模样早就不记得了,想来用不了多久,连这些都会遗忘了。他苦笑了一下,稽首道:“师兄既是这般说,那小弟也便附从了。”

    单道人道:“那事情交由师弟你来办,既然天夏说可能十天半月内就可能有敌来犯,我当尽快赶回,师弟你只需稳住门中局面便好。”

    毕道人躬身道一声是,等再抬头,发现已经那一缕神光不见。

    他平复了下心绪,自里走了出来,再是来到张御面前,执礼道:“张廷执,我等已是商议过了,愿意与贵方定约,但却需做些删改。”

    张御道:“不知贵方欲作何删改?”

    毕道人认真道:“我乘幽当与天夏定立攻守之盟约,若天夏遇侵袭,我乘幽则出面相助,若我乘幽受扰,那天夏也当来援,不知如此可否?”

    张御看他一眼,这位方才还有所犹豫,只是离开了一会儿,就有了这样的转变,应该是另有拿主意之人,而且这个人很有决断。

    平心而论,这么做对双方都有利,并且还超出了他此前之预期。

    故他也没有迟疑,从袖中取出约书,以廷执之权柄,将原来约言加以改换,并借以清穹之气以定证,随后落下自身之名印,再举手向其人交托过去。

    毕道人从前方走了过来,肃然接入手中,随后展开细观。

    自乘幽派立派以来,为避承负,向来是少有与人约言之事,在他手中也算得上是头一遭了。他仔细看有一遍,见无质疑之处,便伸手一拿,凭空取出一枚玉简,此是遁世简之照影,执此往约束之上一指,便有气机入内,随后也是在上面落下了自身之名印。

    方才落定下来,这约书霎时一分为二,一份还在他手中,一份则往张御那边飘去。

    张御接了过来,扫有一眼,便收了起来。

    约言定立,双方从此刻起,算得上是不是盟友的盟友了,两边气氛也是变得缓和了许多。

    毕道人也是收妥约书,客气道:“张廷执和诸位道友难得来我乘幽,不如小坐两日。”

    张御知道他这只是客气之言,乘幽派从上到下都不喜欢和外人多打交道,便道:“不用了。天夏那边还是等我回音,而且大敌将至,我等也需回去造作准备。”

    毕道人听到他提及那大敌,也是神情一阵肃然。听了单道人之言,他也唯恐乘幽派成为大敌之目标,心中满载忧虑,想着要尽快布置一些守御以应变机,于是不再挽留,打一个稽首,道:“那便不留道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