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都市小说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骚货(月票加更)
    张俪坐了好一会儿了。

    全剧组最舒服的一张椅子,比导演椅还要舒服。

    虽然许非让她随便看,自己还是很紧张,不敢打扰别人。拍现代剧真的不一样,特真实,比如那个肥头大耳的胖子,他要不是走了遍戏,都看不出是演员。

    而张俪默默观察,觉得应该是试拍走位,一个个的走,然后拍了几条过场戏。

    拍完又挪到院里,继续零零碎碎。

    演员比较多,分不太清,其中又有个女演员,拍完忽地往这边瞧了瞧,慢慢走了过来,唇角有一颗痣。

    “李,李老师?”

    张俪连忙起身。

    “您认识我?”李健群惊讶。

    “许非经常提起您,我猜的。”

    “哦。”

    李健群笑了笑,经常提起,就是经常见面的意思了。

    “我很喜欢《红楼梦》,一会想跟您合个照,可以么?”

    “当然可以呀!”

    张俪点头,其实她不清楚,自己现在真的是大明星,跟剧组这些人比起来,也就姜黎黎能站一块。

    “您怎么不过去看看?”

    “我怕影响大家。”

    “没事儿,我带您过去,正好下场是重头戏。”

    一个川普,一个鄂普,口音都不轻,聊的还挺热闹。李健群领着张俪站到现场外围,近距离观瞧。

    场景是那面墙根底下,深绿的藤叶和牵牛花,参差不齐的碎砖,两只木头桩子。

    天蒙蒙亮,太阳还没出来,灰带点蓝色。

    何赛菲穿着一件碎花衬衣,白裤子,裤子稍短一分,趿拉着一双红色拖鞋。化妆师正忙着把她辫子解开,然后往上喷水。

    要那种洗澡之后,头发湿润润的感觉。

    结果喷了一会,许非始终不满意,道:“打盆温水来。”

    关景清颠颠去了,很快捧回一盆温水。

    “……”

    何赛菲倒也爽利,直接把头扎进去,洗了几下,又用毛巾一揉,百分百真实。

    “把头发拢到一边,用手顺顺。”

    “哎对!”

    她这么一弄,再抬头,全场惊艳。柳眉弯弯,眼波婉转,学越剧的身段一走,似踩在江南的四月天里。

    “雨润红姿娇且嫩,细蕊商量慢慢开”。

    许非非常满意,要的就是扎辫子的土,跟此刻的美,这种“哇”一下的对比效果。

    “导演,都准备好了。”他回身报告。

    “嗯,先走几遍吧。”尤晓刚心如止水。

    “好。”

    许非拍拍巴掌,“先试几条,集中精神,准备了!”

    “开始!”

    何赛菲抱着洗脸盆从左侧过来,坐在木桩子上的葛尤直接看呆了。

    她顿住脚步,操着一口软语:“哥(go),侬看接艘哦?”

    “哎哟……貂蝉复生,西施再世也不过如此了。”

    葛尤摇头晃脑,满是赞叹。

    “我哪比得了她们,你就会哄我开心。”

    “我可没哄你,我好歹也活了三十来年,真没见过比你好看的。”

    “瞎说,小贝妹妹就很漂亮。”

    何赛菲坐在另一个木桩子上,见对方赤果果的盯着自己,不好意思的扯扯衣裤,“这是我的旧衣服,有点小。”

    “停!”

    许非忽然喊了声。

    尤晓刚奇怪,问:“怎么了,小许?”

    “有个地方不太对,我能不能给他们说说?”

    “哦,可以。”

    “那个何老师,刚才感觉不对啊。你在勾引她,本质上是欲拒还迎,并不是真的害羞,而且你坐姿太委婉了……”

    他见何赛菲不懂,索性道:“我给你演示一下。”

    说着,他坐到木桩子上,“为什么给你找小点的裤子,就是为了这场戏,可别浪费了。这个腿啊,先伸,然后勾过来……”

    许非侧着身,左腿在里收着,右腿向外伸,小腿稍稍往回勾,做S形男人。

    “看到没有,稍稍勾一点,这样能把小腿曲线和脚脖子全露出来。说的时候也别扯衣服,那是小女孩的做法,这样……”

    他眉目秀气,岁月静好,撩了撩不存在的长发,羞答答又带着几分故意,“这是我的旧衣服,有点小。”

    哎哟,这个骚啊!

    还不是恶心的骚,非常自然,并且自信。

    “……”

    何赛菲瞪大眼睛,从根本上怀疑自己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剧组。

    张俪默默转过头,没眼看。

    “懂了么?”

    “懂,懂了。”

    何赛菲的戏曲功底摆着呢,领会意思一下就出来了。

    嫩柳似的身段,白裤子衬出柔和的曲线和脚脖子,下面穿着红拖鞋,欲语还休,欲拒还迎。

    “是,是我疏忽了。你现在还不能出门,我明天去给你买套新衣裳。”

    “真的么?哥,你对我真好。”

    “相识便是缘分,应该的。”

    “不,世间那么多人相识,又有几个称得上缘分呢?我觉得这是天意,我要好好报答你。”

    “报答,哎,嘿嘿……”

    葛尤不知想到什么,忽然猥琐,“这个,这个,你想怎么个报答法?”

    何赛菲也娇滴滴的,“你想我怎么个报答?”

    “停!”

    卧……槽!全场骂街,看的正过瘾呢,你喊个粑粑啊?

    “火候差一点,勾引的意思不够。”

    许非继续指导,“你说话之前,小小咬下嘴唇,说完顿几秒钟,然后过去,蹲下……”

    他凑到葛尤跟前,蹲下身,“手看好啊,手法很重要,放在大腿这个位置。”

    他伸出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搭在葛尤的右腿上,大腿根往下三寸。

    葛尤面露惊恐,“你要干什么?”

    许非一把按死,道:“搭上去之后,轻轻揉几下,注意尺度,太大就404……啊不是,太大就黄了。然后从下往上看,会给你个镜头特写,这种目光男人会有一种心理满足感。”

    他又问葛尤:“还记着拥抱时的感觉么?那个为基础,表情夸张一点,懂了么?”

    “懂,懂!你讲戏归讲戏,别老示范行么,我这容易有阴影。”

    “屁的阴影,再来一遍!”

    “开始!”

    何赛菲年轻时确实惊艳,清纯中又带着娇媚。她款款走过去,蹲下,搭手,揉,“哥,你是我的恩人,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咝!

    葛尤身子一抖,仅剩的毛发都立了起来。

    脸上极为夸张的挣扎,痛苦,然后猛地扒拉开,“不,不行!”

    “你不喜欢我么?”

    “不是。”

    “那你为什么……”

    何赛菲又要上去。

    “小薇,你听我说,听我说!”

    葛尤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躲开几步,“我承认你好看,承认我想老牛吃嫩草,但不代表我们就可以,这个。感情是很神圣的东西,我们留点时间,加深了解,觉得行了,然后再,这个。”

    “……”

    何赛菲明显错愕,道:“你觉得我很不要脸?”

    “不不不,这怎么说呢。心理学上讲啊,人在没安全感的时候,很容易脑袋一热,做出一些违背内心的举动。

    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你一个小姑娘在京城漂着不容易,但这样,这样不好,你明白么?姑娘家得爱惜自己。

    行了,我得睡觉了,明儿见啊!”

    葛尤走了两步,顿住,啪的一扇嘴巴,“装什么蒜啊你?”

    何赛菲正待反应,耳边又响起来了:

    “别停,听就行。先有点呆住,对,呆住,目光随着他走,放缓,一二三,放缓……收回来,若有所思,然后笑一下……好!”

    许非拍拍巴掌,道:“这个笑,全场的点睛之笔。我教不了你,自己体会,里面很苦,又有点欢喜。借鉴一下拥抱时的感觉,就是那种,哎,这是个好人。”

    “我,我试试……”

    何赛菲经过一番调教,已然入戏。

    她是客串的,没怎么重视,可现在发现这个角色太有内容了,一时竟迷了进去。

    而许非说完,抹过身,“导演,您看要不要给他们一点时间?”

    尤晓刚:我特么还能说什么啊?

    俗话讲,不给演员示范的导演不是好编剧。

    许老师给所有人上了生动一课,很多人也算老江湖,但没见过这么讲戏的。

    张俪的眼睛闪闪发亮,越看越爱,庆幸自己来着了。平时他只是贱,哪有这么专(fa)注(sao)的时候。

    大钢子靠在墙上,难受无比,“他最后说的那个,就是目光跟着走,然后若有所思,这好像听他提过,叫,叫什么来着?”

    冯裤子也想,猛地记起来,“哦,层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