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都市小说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阶段
    《胡同人家》在大菊胡同拍了一段,又挪到在篮球场搭建的室内棚。

    磨合期过去之后,速度越来越快,起初三五天拍一集,后来每周拍两集,再后来两天就能拍一集。

    七月初开机,到八月下,已经完成了十八集。

    剩下两集正是许非写的赵志远婚外恋,他想留到整部剧的最后面,所以暂时没拍。

    上午,京台会议室。

    全体主创和演员在此开会,总结成果,展望未来。

    “我捞干的说啊,我们预备资金是六十万,花了还不到一半,也就是说能拍四十集左右。现在剧本已经跟不上了,打算再写二十集,所以这算第一阶段结束,等我们磨好剧本,再进行第二阶段的拍摄。”

    李沐全程无废话,道:“预计时间在10月,或者11月初,拍秋冬戏,正好不用造雪景。大家调配一下时间,千万别撞车。

    我们这段就是做后期,先送过去审,然后研究一下播出时间,大家有什么意见?”

    “那个《西游记》也快拍完了吧?”鲁小威问。

    “差不多……哎,你不说我还忘了。按照央视的习惯,肯定要把《西游记》放在春节期间,也就是2月份。”

    “那肯定得避开啊,《西游记》谁抵得过?”

    “我们就1月份吧,元旦过后。”

    “40集,那不也播到2月去了么?”

    “咱可以一天两集啊!”

    随着一部部作品的成功,和某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大家的思维都在变化。

    许非都没开口,李沐直接拍板:“《胡同人家》的立意,就是送给观众的一份新年礼物,定在元旦挺好。每天播几集我跟台里再商量,赶在《西游记》之前就行。”

    说罢,他又敲了敲桌子,笑道:“这段大家十分辛苦,我看晓刚的工作日记都能看出来,不容易啊。这样,咱们也别等最后了,先把第一阶段的酬劳发了,一会就去财务领。”

    “哇!”

    全场兴奋,领钱谁不乐意。

    之后,郑小龙接着主持,研究后续剧本的问题。每人先说自己想写的主题,一集还是两集,觉得可行的就分配给个人。

    许非就说了一个,白奋斗见钗黛,准备写两集。

    因为他见场面极其热闹,无论梁左、冯裤子、陈彦民,还是濮存新、牛振华、韩影,纷纷参与其中,出谋划策。

    成就感啊!大家通过这部剧都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事业成就感。

    开了大半天才散会,众人又嘻嘻哈哈的跑去财务室。

    结果一站到门口,瞬间变得矜持微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问,都不好意思问。

    就跟单位发工资似的,菜鸟挠心挠肺,老鸟心如死灰。

    许非没经手财务这块,但他知道葛尤是四十块钱一集,其余都是二、三十。《胡同人家》不比《红楼梦》,像贾宝玉八十块钱一集,不过周期长,集数少,也没挣多少。

    “葛尤,到你了!”

    “诶诶!”

    葛尤钻进屋,轻轻把门掩上,还搓了搓手,无形中已经带了白奋斗的印记。

    “演员费加劳动补助,一共七百四!”

    也没信封,财务直接搁下一沓钱,八张闪闪发光的老人头,四张发光闪闪的大团结。

    “谢谢,谢谢!”

    这货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把钱揣进兜,鬼鬼祟祟的出门,跑到一个僻静地方。

    “哎呀!”

    他数了一遍又一遍,像只小扇子似的捏在手里拍哒,“头一回见着这么多钱啊!”

    “哟,那就请咱们挥霍去吧!”

    卧槽!

    葛尤都要吓出心脏病了,“干什么你?”

    “请客请客!”

    “凭什么我请?”

    “我才一百块钱,你不请谁请?”

    “那,那就请呗……油饼还是火烧?”

    “我吃火烧用得着你?”

    许非鄙视,“李老师过两天回兰州,正好今儿聚一聚,咱们几个分摊。”

    “哦,分摊,分摊行啊。”

    葛尤松了口气。

    …………

    还是那家川菜馆。

    莫岐和韩影岁数大,坐了会就走了,曹影也回家了,剩下一帮好男好女,吃吃喝喝。

    李健群的工作关系还在兰州军区,其他的都在京城,要分开一段。全剧组都很喜欢她,人温柔,性格大气,还会设计衣服。

    最初听说刘贝的二十套服装,都是她参与设计的,一个个惊为天人,连说武汉话都很可爱了。

    “俗话说,人生最苦是离别。今儿分别在即,李老师,您无论如何得喝一杯!”

    牛振华端着杯酒站起来,大着舌头嚷嚷。

    “对,得喝一杯。”

    “酒呢?酒呢?”

    “仙女儿偶尔也得吃点人间烟火,来,我给你满上。”

    大家一块起哄,因为知道她平时不喝酒。

    李健群笑道:“今天算不上分别吧?大家休息休息,转眼就见着了。等全部拍完了,我肯定喝。”

    牛振华胖脸通红,有点上头,“李老师,不给面子?我三杯,您一杯,怎么样?”

    “你喝多了。”

    许非手一伸,给他按回去,“朋友之间别劝酒,劝酒的不是真朋友。再说喝酒误事,你也有点自制力。”

    “……”

    牛振华坐了个屁墩,不敢跟他刺儿,悻悻的不言语。

    李健群笑笑,那杯子摆在跟前,真就不喝。

    若一般人在饭桌上,不好拒绝也就喝了,但她不,她身上有那种很刚的一面。当然了,也可以说她不擅交际。

    下午开吃,五六点钟才散。

    大家在饭店门口一一告别,又各自散去。许非推过自行车,“我送你?”

    “那麻烦你了。”

    李健群坐上后座,往招待所骑。

    “你回去坐火车吧?那可够累的。”

    “得三四天,也习惯了。”

    “其实坐飞机也行,让台里给你开个证明,多花点就多花点。哎对了,你给我留个地址,我给你写信。”

    他斜挎着一个包,扒拉到后面,“我包里有纸笔。”

    “……”

    李健群伸手进去,摸出纸笔,在他背上写了一行地址,一行电话。

    “我看看。”

    许非接过纸条,奇怪道:“这什么地方?你没住家属院么?”

    “刚刚搬出来……”

    她顿了顿,“我刚离婚。”

    “呃,对不起。”

    “你为什么说对不起?”

    “就随口说说,这叫社交礼仪。”

    李健群失笑,摇摇头没言语。

    又骑了一会,许非忽道:“那个衣服吧,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打算开个店,卖刘贝穿的那些服装,到时候给你分红。”

    “好。”

    “好?我还以为你会说不要。”

    “为什么呢?不是我的,我自然不要,这个我付出很大劳动了。”

    “呵,那倒也是……怎么说呢,就是我想做服装这块,不光跟影视剧结合,更想打入老百姓生活,所以需要一个靠谱的设计师。你要有兴趣,咱们就长期合作,你算技术入股。”

    李健群想了想,问:“你店面什么的找了么?”

    “一直忙啊,趁这段好好弄弄。”

    “那我考虑一下,等我回来再说好么?”

    “当然可以。”

    (同志们来魔兽排队服吧!!!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