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常年在外面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最多来一次王宫,我连他的面都看不到,让我如何把心思放到他的身上。母亲,他……”

    尤莱亚女王伸手制止她的话,有些头疼地扶住了额头。

    如果不打断她,她难免又会跟她哭诉一番。

    她现在实在没有心思再去应付她。

    叶菁芸顿了顿,刚刚要哭出来的表情僵在脸上,有些尴尬。

    “那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说再多,也于事无补。威廉几次三番跟我提过要将那个女人接回来的事情,我都拒绝了他。可是他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定,如果你不懂得争取,我不知道还要给你压多久。

    她始终是你的丈夫,我们Y国从来没有明确过一夫一妻制,公爵子爵的夫人几乎都有几个姐妹,相处的也都很和睦,威廉是我的亲侄儿,如今却因为我顾及你的感受,始终不曾让她带那个女人回家,Ava,你不能总想着依靠我替你维持你的家庭!”

    叶菁芸咬了咬牙,心中屈辱又愤怒。

    以前处处维护她,怎么到了今天,她却突然变了态度。

    “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跟他谈谈的。”

    “嗯。没事你就多带着贝蕾贝熙去看看他,不要总端着架子,等着他来主动找你妥协。”

    “……”

    叶菁芸没有说话,然很不敬,但是她现在没有精力和心情去迎合她。

    等到出了房间,她才扶住了走廊的墙壁,气的头昏脑涨。

    现在的一切都变了,什么都变了。

    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朝着对她不利的方向发展,而这一切,都因为沈繁星的出现。

    眸子里闪过浓烈的阴鸷和狠戾。

    她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个女人。

    贝蕾和贝熙在外面的花圃里等着叶菁芸。

    昨天离开的时候外婆态度不对,她们得先让母亲试探一下,如果没事再进去,情况不对,她们也没有必要再进去找不痛快。

    花圃中偶尔有年轻的佣人走过,几个搭伴行走,聊天内容都是最近刚刚回来的沈繁星。

    “那位刚回来的公主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我之前就留意过她,好多传说都是真的。”

    “是啊,我前不久才托人买到她设计的香水呢,真的好喜欢,有才有能力,现在又突然成了咱们王室的正牌公主,看看人家的人生!羡慕死人了。”

    “你们忘了最关键的,她现在的男朋友,可是被咱们整个王室都奉上宾的薄先生,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来历,但是这待遇足以证明他身份肯定不简单。以前还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薄氏财团执行长,颜值,身材,气场都让人怦然心动!哪个女人不喜欢,就连咱们其他的两位公主,明眼人都看出来对他有意思!”

    “他们还有什么机会啊?人家本来就是男女朋友,根本不可能为了她们分手啊,更何况,还是真正的王室血脉,是个人都不会有别的选择吧。”

    “噗,你说这话如果让两位公主听到,估计能要了你的命!”

    “别说了别说了,到时候传到两位公主耳朵里就真的不好了。”

    几个佣人说说笑笑着走远,贝蕾和贝熙坐在长椅上背对着她们,此刻是真的想完了那个碎嘴的人的命。

    “沈繁星这个贱人,到底要拥有多少才甘心?”

    贝熙毫无疑问是最容易被激怒的那个。

    贝蕾眉头紧锁,双手暗自握成了拳头。

    身份是最尊贵的,男人也是最好的。

    她拥有的东西,都是让人羡慕嫉妒的。

    不,不是羡慕。

    她是王室的公主,怎么可能会去羡慕别人?

    这个时候叶菁芸也走了过来,贝蕾看到她的表情,便知道了答案。

    一路坐车回去,车厢里都很安静。

    然而快到家的时候,叶菁芸突然开口:

    “知道明天你们部门的哪个司机会去酒店接人吗?”

    话显然是很司机说的。

    司机想了想,“是吉博。”

    “所以他今天休息是吗?”

    “是的!”

    “他住在哪里?”

    司机给她说了一个位置。

    叶菁芸点点头,贝熙疑惑地看着她。

    刚想要开口,却被一旁的贝蕾按住了手,那力道明显是要提醒她什么。

    所以一时间也没敢再说话,打开车门下了车。

    _

    第二天晚上七点,沈繁星被薄景川监督着穿上了他给挑的衣服。

    宽松版的衣服套在身上,将她的肚子倒是遮的严严实实。

    焦糖色显得她皮肤尤为白皙,长而宽松的袖子能完全遮住她的手,被薄景川帮忙挽上去一些,露出了纤细白皙的手腕。

    撇开她的身材,独特的气质让这件衣服在她的身上展现出一种别往的风格。

    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高级感。

    沈繁星也讶于这件衣服的上身效果。

    看起来简单的设计,实际上细节方面却让人无不叹服。

    完全是可以当作一件礼服穿出去的。

    之前怀疑薄景川的眼光,如今她默默的驳回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也没几个人会穿着线衣去参加宴会就是了!

    薄景川最后给她消除外套穿上,把她包裹的密不透风下了楼。

    楼下已经有穿着皇家制服的司机站在一辆挂着Y国国旗的豪车面前等着她。

    见她下来,上前礼貌地跟她鞠了一躬。

    之后便打开了车门,请沈繁星进去。

    薄景川将她送上车,在之后司机便关上了车门,朝着薄景川鞠了一躬,之后上了车。

    这一系列的举动,看起来恭敬,其实却全程都在拒绝薄景川上这辆车。

    自始至终,都没有给薄景川上车的机会和余地。

    察觉到司机的意图,沈繁星蹙眉刚想要开口,车子已经启动离开。

    她眯了眯眼睛,透过反光镜看着司机。

    “还有人没有上车,你不知道?”

    司机抬眼看向反光镜,跟沈繁星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对不起,女王大人只吩咐我过来带您参加菲娜小姐的生日宴,并没有提及别人。您可能不知道,皇家私车,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坐的。我也只是按规矩办事。”

    沈繁星又看了他一会儿,“停车。”

    司机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是皇家的规矩,就算停车也不能改变什么,还请公主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