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玄幻小说 > 九霄赤灵传 > 第172章 东州端氏
    从一开始穆兴所有的事情,便是杏儿告诉穆平的。不说告诉,最起码暗地里还是暗示了穆平。至于杏儿为何这么做,那就只能问她自己了。

    午膳时分,北屋宽阔的屋内,一口口灶并排放着五六个能装五斛米的大锅。着青色衣服的年轻侍女,奴仆,只怕足足有几十人。他们穿梭而行,不停的忙碌,有的烧火,有的掏灰,或从大锅中盛米饭入崭新的木桶中,大家都在为午膳,而忙得热火朝天。

    殊不知在屋中西北角落,那里矗立着一个三眼灶,一面靠着墙,墙边一个很大砖烟囱。灶旁边,放有一个大水坛,一个竹子作的悬橱。而在灶的旁边正静静的站着两人,一人身材偏胖,另外一人相貌则比较年轻。他们双目齐刷刷的盯着三眼灶上的青瓷瓦罐。那青瓷瓦罐此刻冒着浓烈的白烟,闻之一股淡淡的清香。

    “贤弟,这汤...三公子真的会喝?”望着即将大功告成的汤羹,童福忍不住的问了起来。他这可是拿着底下众人的身家性命交予穆平,要是一个不小心,他们的脑袋可都得搬家。

    穆平当然知晓他心中所想,当即便回道:“放心大哥,此事就包在小弟身上。大哥还有一件事,今日上午小弟出府,因为仓促,所以就没办令牌,还望大哥通融一下。”

    “小事一桩,只要你今日能把此事办漂亮,别说半日,以后你想出府便出府,出了事你大哥我逗着。”

    听言,穆平微微点点头,然后两人死死的盯着那青瓷瓦罐一动不动。到了正午,青瓷瓦罐被几名侍女小心翼翼的装入食盒中,穆平带着两侍女,还有两穆府侍卫,这便出发前往穆兴的别院。

    穆平记得第一次进穆府的时候,就被穆兴刁难过,没想到今时不同往日,他竟然沦落到亲近他。想想当年自己如何煊赫,再看看今日这凄凉之景,穆平心中顿感悲凉。

    “膳房随从端茂才,携汤羹、侍女二人前来拜见三公子。”

    此刻,穆平众人已经安全抵达穆兴的院落,从门口望去,院中一片安静,连庭院外常常听见的人声也未有。如果是常人,那的确听闻不见什么,但是穆平却不一样,他体内拥有人神兵,早早就把他的身体改造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如果仅凭肉体打斗的话,五段境界的人估计都不是他对手。

    而他通过自己超于常人的听觉,从穆兴的院中听见到了不同的几种声音,有男子的声音,还有女子的,他更多的听到的是喘息声,那喘息声很是均匀,一会快一会慢,穆平听不出到底是何意。

    当院中的门廊一直陷在沉静中,这时一声细碎的脚步声渐渐传来,穆平抬头望去,当面瞧见一女子,那女子正是杏儿。

    “请端随从留步,其余人等便都退下吧。”

    “是,姑娘。”

    待众人离去,杏儿四下张望一番,便小声念道:“端随从,三公子的饮食,生活习性,想必端随从也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就不用我来说了吧。”

    听言,穆平微微点头,过了一会,他瞬间又摇了摇头。刚才杏儿的话语中,看似是简单的嘱咐,穆平怎么感觉杏儿是在试探自己,他之所摇头,就是不想让她知晓自己的身份。哪怕她猜忌,总比知道强。

    当即穆平便弯腰言道:“杏儿姑娘,这还是小的第一次拜见三公子,要是三公子不嗜好什么,还望姑娘提前告知小的,小的也以免犯了什么罪。”

    听到穆平的话语,杏儿只是面上微微一笑,然后思索一番回道:“那端随从就与我一同前往,要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细节,我会提前告予端随从。”

    “谢过杏儿姑娘。”

    杏儿领着穆平,这便往院内踏入。一边走着,杏儿一边说着最近三公子的一切事情,穆平听着,到是有点惊讶。最近一段时间,穆平出了两趟府,对穆兴的事了解不多,只是早先听见穆兴得了寒症,然后其余的一概不知。今日从杏儿的口中,他才知道,原来穆兴的寒症早就好了,他之所以装病,那是他心中在打着另外一个算盘。

    那便是穆府的生意。

    养活穆府这么一大帮子人,就需要商会来支撑,而穆兴恰恰又是那穆氏商会的掌舵人,要是他装病不出,那整个商会就会陷入呆滞状态,所有人的收益也会大打折扣。历时,就算他的父亲穆仁德不出面,那些个穆氏宗亲也会争先恐后的跳出来帮他。

    帮他,那他的目标就已经达成了。

    近日府中传得沸沸扬扬的世袭王爷之位,估计穆兴就是为了这个吧,明面上他已经十拿九稳,可暗地里他可不想任何人来抢,包括自己的哥哥穆青也不例外。

    “主子,今日膳房的午膳已经送到,是由端随从亲自送来的。主子还是尝一口吧,身子要紧。”

    这时,杏儿、穆平二人已经抵达穆兴的房门前,只见杏儿说完,过了半响,里面才传来穆兴的话语声。

    “既然是端随从亲自送来,本公子怎能不赏个脸面呢,进来吧。”

    杏儿轻轻应若了一声,然后缓缓的推开房门踏门而入,穆平与杏儿一道把食盒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食案上,分别摆出三道小菜,还有那青瓷瓦罐的汤羹。摆放完毕后,穆平才发现穆兴并未在四周,应该是在西面那幕帘背后,他当即便对着房间西面那幕帘半供身躯道:“三公子,请用膳。”

    穆平话音刚一落,只见幕帘传来哗啦啦的响声,穆兴半裸着上身从里面走出。杏儿连忙拿出一件绣着纹路的白色长衫披在穆兴的身上,以免其着凉。

    穆平以为他会先去用膳,却没穆兴直径朝他走来,然后站在他身前,仔细的打量着他。

    “端随从,早先听闻下人说,本公子那姐姐的病,可是你用一碗汤羹治好的。可我观你面貌,普通至极,并没什么过人之处,你到底用了何妖法!”

    穆兴的话语一下从缓慢突然沉重起来,穆平连忙匍匐在地,装作瑟瑟发抖的模样回道:“回三公子的话,小人入主家时日不长,一心只想为主家做点事,那次之事,纯属小人运气。”

    “哦?运气...上次之事暂且不说,那今日你观本公子的面色,你觉得如何?”

    当穆兴问及这话,穆平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这句话穆兴显然是在试探自己。穆平说不好,估计会引来杀生之祸,如果说好,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既然前后都是这样,那他何必纠结,如实说即可。

    “回三公子的话,小人观三公子面容,端庄秀气,又富有王者之风,不管公子在哪里都是万人之上的存在。小人很早便听闻三公子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如传说所言。”

    “哈哈~”面对穆平的回答,穆兴竟失声笑了起来,然后转眼,他双目一闪,狠狠的瞪着他道:“怎么个传说,如实说来。”

    “三公子有所不知,外人都说三公子是三爷的三子之一,却不知三公子其实是王爷的左膀右臂,要是没三公子,只怕府中运转都困难。如此庞大穆王府,人口众多,却只有三公子一人在做真正的事,那些人不知,小人心里却很明白,所以小人觉得三公子才是站在那顶端的人。”

    穆平话语刚一落,穆兴的冷笑声,便接踵传至他的耳畔。

    “你可知今日你说的话,可是犯了死罪,按王府律令可是要问斩的。再加之你又看出本公子并无寒症在身,所以这满门抄斩你怕是躲避不了了。”

    问斩?满门抄斩?穆兴在说什么?自己从一开始就未说他与寒症相关的事,更是没直言表明,他这一上来就给自己扣个满门抄斩的名头,这也太果断了。

    面对穆兴的威胁,穆平心中只是阵阵疑惑,神情倒是很淡定,想了片刻,他振振有词的回道:“三公子要杀小人,只管取,但是三公子如若要抄小人满门,只怕三公子还得请王爷出面。”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本公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敢在太岁爷身上动土,小子,今日只怕你的小命留不了咯。”

    穆平见他一脸的邪笑,而且笑声又是那么的张狂,一时间竟无言以对。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一人的面容,他灵机一动,当即便道:“请三公子留小人一具全尸,待小人死后,自会有东州的端家人来感谢三公子。”

    听完穆平的说辞,穆兴内心是阵阵嘲笑,一个下人也敢直视本公子,真是无法无天了。过了一会,待他回过神来,他猛然一惊呼:“你是东州端氏族人?”

    东州端氏族人?

    这还是穆平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东州端氏,以前他从端溟那里都未听说过东州有端氏,他查阅了各类史记,都没找到端氏的由来,想不到穆兴竟然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