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其他小说 > 伪女配修仙记 > 第182章姬时篇番外十
    温芜染惊叫一声,从梦中醒过来,发现她的周围很是宁静,没有血流成河,没有遍地死尸,空气意外的很干净,天气意外的很晴朗。

    “父王!哥哥!”她懵了一小会,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喊这两个词。

    她依稀记得梦中的她正面临大敌,却被她身边的人不惜动用秘术,不顾她的反抗把她送走,以此保她平安。

    想到此,她内心生疼,可自己明明好像不认识梦中的那些人。她努力想回忆起梦中之人的模样,发现竟模糊得很。

    踏出洞外,外面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她心中莫名心慌,直觉眼前的这个世界应该像梦中的那个世界才对。

    不觉多眨几下眼睛,她刚想找处有人迹的地方一探心底的莫名,却在还没走出大片花海时,迎面碰上一个小小少年。

    见到有人,她面色一喜,刚想朝对方简单打个招呼,却没想到对方当着她的面一个个跟头栽倒下去。

    稍微怔住那么一下下,她上前,把小少年的正面翻过来,见着本以为晕倒的小少年,此刻正睁着他那双#奶凶奶凶的眼睛狠狠瞪着她,可惜他身体虚弱得不行,而且眼神配合着他那副粉雕玉琢的样子,根本没有杀伤力。

    一不小心被萌到,她咧开嘴巴,白嫩的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一边脸蛋,说:“你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啊?是谁这么不害臊,竟然虐待儿童。”

    小少年被她的动作气到,连忙摆脱她的魔指,继续奶凶奶凶瞪她。

    “你伤得挺严重的,要不要姐姐帮你疗伤?”她的手还想戳他的脸蛋,可没能成功。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像小温一样是个哑巴?”

    小少年依旧防备奶凶奶凶的模样。

    忽然,他一个控制不住,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温芜染瞧着眼神一暗,又觉得他怪可怜的,于是不顾他的反抗,硬是为他疗伤。

    “不用你假好心!”小少年阴鸷。

    ……

    “嗯,我是假好心。”

    小少年一副果然应该如此的模样。

    “所以假好心有目的的我想问小弟弟你,你可知道如今这世界为何如此平静?不像是有大灾难的样子。”

    小少年难得不眼神杀,而是一副怪异的模样看她,却并不语。

    “你不知道吗?”她低声说着。

    “世界平静?世人皆想过安定稳固的日子,怎么你倒是与众不同。”小少年斜勾唇,整个人很是阴鸷。

    “哎,没有灾难?”她内心深处觉得小少年是在骗她,可当她用她宽广的神识一扫大片土地时,确实没有发现灾难的痕迹。

    忽略心底的不适感,她眼睛落在小少年身上,重新打量起他,道:“你一个小孩,怎会身负重伤孤身一人出现在这荒郊野外?”

    “这与你何干。”

    “不说就不说,别总是一副小大人模样,这样便不可爱了。”

    “呵,可爱。”可爱这词没有谁敢在他面前说出口,她是除了那个人之外第一个敢如此说的。

    “嗯,小孩子就该可可爱爱,我都仍这么可爱,你怎么能比我不可爱?我爹说过,不可爱的女孩子是不会有人喜欢的。”咦,她有爹吗?怎么张嘴就顺口说爹了?还说得有模有样。

    ……

    小少年嘴角一抽,他又不是女孩子。在他的眼睛刚一扫到她的脸蛋时,远处忽然出现几道不善的气息,并且以极快的速度飘到他们二人面前,目露凶狠。

    小少年一见到他们,整个人变得更加阴鸷,他愤慨怒视来人,不由分说上前开打,招式招招狠厉,虽然还受着伤,但对方刺客没占到什么便宜。

    温芜染惊呆,本以为只是一个软糯的小孩,却没有想到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老手。杀人不手软不说,还净往残忍里整。

    她心里震撼着,但不忘提醒小少年:“小心!”

    她话音刚落,小少年及时躲避对方的偷袭,并且快速朝她投来一眼。

    刺客差点就得手,却被温芜染搞破坏,当下怨恨怒视她,虽不清楚她的实力,但还是分出一部分人力出来对付她。

    见此,她挑挑眉头,正面迎击,不过三两下,大败刺客,令刺客忌惮无比。

    “观你像是正派人士,没想到竟然助纣为虐,帮助魔界小魔头逃避正义人士追杀!”刺客中一员道。

    闻言,温芜染停下攻击,说:“但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不觉得害臊吗?”

    “害臊?你可知他杀了多少人?若是可以,我们何必大动干戈?”那人继续道。

    温芜染看向小少年,小少年也正好看向她,他眼中光芒异样,抿唇,回头继续战斗。

    所有刺客继续围攻小少年,眼看着小少年因体力不济就要落败,温芜染又出手。

    “你不是不干预我们和他之间的恩怨了么?为何又要出手?!”刺客说。

    “他还小,你们就不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么?”

    “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那谁给那些无辜惨死之人一个活过来的机会?”

    “这……”温芜染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望着倒地的小少年,不语,却也没让刺客们伤到他。

    “呵,看来你是铁定心要帮他了!算我们运气不好,遇到你,我们走。”刺客说着,朝他身后的刺客们做撤退的手势。

    “不用你假好心救我!”小少年艰难爬起身,思虑一下,继续说:“你们这些看起来面善纯洁无害之人,惯会表面一套背地一套!”

    温芜染蹙眉,觉得小少年小小年纪,防备心比寻常大人还要严重。

    “你为什么要害无辜之人?”她问。

    “魔族之人杀人,还需要理由么?只有这样,本少主才能变得更加强大,才能让那些在本少主身上动心思的人歇下心思!”他说这话时,狠狠咬唇。

    温芜染注视他的眼睛,半晌说:“姐姐不知道你遇到过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但是从现在起,你不许再残害无辜之人了,不然姐姐我可就罪过了。”

    “呵。本少主不允许你在本少主面前提到姐姐二字!”

    温芜染略有所思,“哦,姐姐知道了。”

    小少年太阳穴突起。

    “诶,小弟弟,你要去哪里?”

    小少年没有回应她,留给她的是他一个瘦小的背影。

    终于把人追上,小少年不耐烦道:“你滚回你该去的地方。”

    “小小年纪如此对长辈说话可不好,哎,你别走啊。”

    小少年前进的步伐再次停留,他满脸不耐等待她的下文。

    温芜染见他停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问了他一个许多人初次见面常问的问题:“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姬时。”落下,没见她有什么反应,看来真是一个孤陋寡闻之人。

    “哦。原来叫姬时,那你今年多大了?”

    姬时阴沉望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向前走着,直到温芜染的声音响起。

    “啊!”

    姬时好奇转身,惊讶发现她倒于地上,不过神色很快收敛,同时心里暗自嘲讽,倒地什么的,未免太假?

    “啊!”温芜染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她仿佛被什么结界弹开了。

    对此,他很是喜闻乐见,如此她便不会缠着他了。在他的身影将消失在温芜染的眼前时,他听到温芜染大声喊着:“喂,小弟弟,你不帮着我出去吗!”

    不知过了多少天,依旧肆意滥杀的姬时鬼使神差回到他与温芜染初见的地方,没有什么意外地看到她仍留在那里。

    “你又来了?”温芜染无精打采。

    “嗯。”

    “你出不去么?”他继续说。

    温芜染一副你说呢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谁设的结界,凭什么就只她一个人被关在这不大不小的地方!

    后来的日子,姬时常常会鬼使神差地前来看望孤独的温芜染,久而久之,他在她的面前卸下心防,又久而久之,他嘴里习惯性地喊她温姐姐。

    这天,因为温芜染的闭关,已经有好几十年未见过她的姬时想来碰碰运气,看她出没出关,却在到达她闭关的地方之外时,发现洞口已经打开,可里面却空无一人,连着她能活动的区域,也是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不觉内心一紧,开始寻她踪迹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