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864章是嘲笑我吧?
    这样的身手,令人不得不唏嘘。

    尤其是以前都觉得慕至纯弱的不堪一击。

    所以现在见识到慕至纯的强悍和狠辣,都像是第一次见他一样。

    跟见了鬼似的吃惊。

    什么叫刮目相看,大概就是这样了。

    慕至纯翻身上马之后,低声说了句,“我娘子很担心你,我会照顾好娘子的,你大可安心,多保重。”

    说完,慕至纯调转马头就撤回了霍家军前面去。

    他那句话,明白的人才知道,他是再跟裴卿卿说的。

    所以,他杀了龙影,也是为了裴卿卿安危着想吗?

    北宫琉狐疑的一皱眉。

    可是北宫琉似乎忽略了他的一句‘娘子’

    又或是,北宫琉第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亦或者,他狐疑的在想慕至纯有何意图去了?

    总之,等北宫琉反应过来,慕至纯说的娘子,是指霍筱雅的时候,已经晚了。

    慕至纯以及离他挺远的了。

    “本王一查明,此处并无侯爷夫人的踪影,回宫后,本王必会如实回禀父皇。”慕至纯平淡的声调提高了几分,末了朝着北宫焱做了个拜别的礼,“镇南王,多有得罪,还请镇南王多担待,本王就不耽误镇南王的路程了,告辞。”

    说罢,不等北宫焱说点什么,慕至纯便扬手道,“撤军。”

    来去一阵风!

    慕至纯好像就是为了杀一个龙影而来的!

    啊不,是几个。

    典型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就好比只是来走个过场而已。

    顺便还解决了龙影。

    慕至纯下令撤军,北宫焱以及裴少枫好似都没回过神来。

    就这么走了?

    害得他们担心了半天。

    现在瞧着,慕至纯不是来找麻烦的?

    反而像是在有意偏袒。

    “裴将军还不走吗?”

    就在裴少枫觉得愕然的时候,远远的就听见了慕至纯轻然的声音。

    他的确,是该走了。

    只是……

    裴少枫不舍的目光,往马车的方向看了眼,到最后,也没能见着裴卿卿一面……

    就算再怎么不舍,平裴少枫也只能忍下,最后狠下心,扬起马鞭,便快马离开了。

    带来的兵马,自然也跟着撤军了。

    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北宫焱心里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

    然后第一时间,北宫琉分分钟就上了马车里。

    正见青禾将裴卿卿从马车暗格里扶出来。

    北宫琉连忙去帮忙,将裴卿卿扶出来透口气,“没事吧?你还好吗?”

    裴卿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虽然有点憋,但没大碍,休息一下就好了。

    北宫琉刚扶着坐下,裴卿卿没事,可青禾却突然倒了下去。

    正好趴在北宫琉腿上。

    无意识的,北宫琉眼神闪了一下,“你怎么了?”

    若是细看,就会发现,青禾脸色有些不太好,她抿唇摇摇头,“我没事……只是有些腿麻……”

    所以才不小心碰到他的。

    她并非有意要摔在他身上的。

    青禾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爬起来。

    北宫琉也适时的搭把手,将她扶稳坐好。

    “青禾是怕压到我,所以一直弓着。”北宫琉或许不知道,但是裴卿卿知道。

    刚才她藏在暗格里,可暗格就在青禾的座位下。

    慕至纯查验的时候,青禾怕压到她,所以一直没敢真的坐下。

    双腿弓着,所以才腿麻站不稳的。

    她现在大起来的肚子,也是一种负累,哎……

    “青禾,谢谢你……”她该道谢的。

    要不是青禾,当机立断的叫她藏起来,恐怕今日还真不好善了。

    “没什么的,无需客气。”青禾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笑意来。

    她给自己按了按发麻的腿,也都怪她自己,身子底子太弱了。

    “多亏了你,否则怕是没这么容易打发了端王他们。”

    一只大手,按到了青禾腿上,替她轻轻按摩舒缓……

    掌心的温暖,隔着衣裙仿佛都烫到了青禾腿上的肌肤……

    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烫了一下。

    “你,你这是做什么……”不知是惊吓,还是无措,青禾说话有些不利索,腿都不知道要怎么动了……

    脸颊上曾经出现过的胭脂色,又出现了……

    “别动。”简单的两个字,却带着丝丝柔和。

    不知为何,青禾愣是不敢动了。

    就这么僵硬的坐着,让北宫琉给她按摩……

    瞧着这样的北宫琉,尤其是他说‘别动’两个字的时候,让裴卿卿想起了白子墨。

    果然是跟白子墨厮混过的人。

    说起话来都那么像。

    以前,白子墨也喜欢叫她别动……

    也喜欢将她放到腿上坐着……

    瞧着青禾和北宫琉,恍惚让她想起了和白子墨在一起的日子。

    也不知道白子墨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白子墨,裴卿卿神色便黯然了许多。

    她拿出了白子墨给她的那个锦囊。

    白子墨说,遇到危机的时候方能打开。

    今日这算是危机吗?

    她仔细抚摸着锦囊,里面似乎像是一块铁。

    下意识的,裴卿卿打开了一看。

    映入眼帘的,赫然就是一块铁。

    不过这块铁,却是全天下最值钱的铁。

    “暗符……”裴卿卿清冷的眸子里掠过一丝亮光,白子墨居然把暗符给了她?

    北宫琉和青禾都瞧见了她拿在手里的锦囊,当然,更重要的,是暗符。

    “侯爷是真心疼你,让你跟我们回神昭,他都不放心,竟将兵符留给了你。”北宫琉松开了青禾的腿,看了看裴卿卿指尖的暗符道。

    若是叫乾帝知道,白子墨将暗符留给了裴卿卿,恐怕到了神昭还要追杀她。

    “侯爷将你送走,一定十分舍不得吧?”青禾看到她手中的兵符,也很诧异。

    有几个男人,会将兵符留给妻子做附身符的?

    裴卿卿心里,既不舍,又很想那个男人,她拿捏着暗符撇撇嘴,“不舍他不也将我送走了嘛!”

    虽是在埋怨,但却是幸福的埋怨,甜蜜的埋怨。

    青禾笑了笑,“即便我之前足不出户,也时常听闻,侯爷格外疼爱自己夫人,卿卿你不知道,许多夫人小姐的都很羡慕你呢。”

    裴卿卿闻言,却不以为然,“是嘲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