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其他小说 > 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 第八十六章没有杀不掉的人
    池白带着人离开了,放过了柳连连。

    柳连连跪在地上,止不住的磕头。

    “多谢太后娘娘救命,这次若不是太后娘娘,臣妾绝对会被白妃给杀掉的。”

    咳嗽了两声,柳连连的脸上也是满脸的苍白,不过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也不忘再多说两句。

    “不过白妃实在是太大胆了,居然在太后娘娘的面前……”

    杜挽兮突然有了一些厌恶。

    柳连连的确是够聪明,但是这顺杆往上爬的本事却并不强。

    现在都尘埃落定,却还是想着对别人多说一两句坏话,这种人让人厌恶。

    “柳嫔。”杜挽兮慢慢的站起了身子,嘴角勾着一抹冷笑:“你可不要忘了刚刚白妃是怎么处置你的,也不要忘了她刚刚说了什么,有些时候,哀家能够保你一次,并不代表能够保你第二次,如果你这个毛病改不了,白妃仍旧能够处置你。”

    柳连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低头应是。

    高台之上吹吹打打的人也早就停了下来,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唱还是应该做什么别的,只是感觉这边气氛有点不对,他们也不知如何是好。

    “秋月,让这些人全部都退下去吧,哀家已经没了听戏的心思,你先回去寿康宫,哀家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杜挽兮对着旁边的秋月吩咐了一句,然后又不准痕迹的把桌子上面的水果刀给拿在了衣袖里。

    今日的事情,告诉了她一个道理。

    迟则生变。

    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池白给赶出宫去,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事了。

    或者是从一开始就把她给杀掉,也就不会看着她如今这般的嚣张跋扈。

    说到底,全部都是因为自己错失了良机,可现在却不会了。

    杜挽兮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冷光,想到了解忧馆里的人说的那一句。

    “怎么可能会有杀不死的人呢?”

    所以,她握紧了自己手中的这一把小刀。

    自己是太后,有着一层身份保护,不管说些什么都有别人相信,等到事情全部都尘埃落定,就算是湛安感觉不对劲,也不能对她做什么。

    本想安安静静的跟他们相处,可到最后,得到的却是一件又一件的麻烦事。

    现在她再也不想这样下去了。

    杜挽兮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她们说道:“你们也都退下去吧,不要再扰一下清静了,不管有什么事情,那也都不是你们该管的,所以闲事莫要操心。”

    那些人应了一声,也都紧跟着柳连连出去了。

    一时之间,整个戏园子里就只剩下了自己,还有几个旁边伺候的丫鬟。

    “走吧,看看白妃在做什么。”

    杜挽兮挑唇一笑,带头往前走去。

    池白一并没有离开太远,正气急败坏的在御花园里遭见花朵,看着满地的鲜花,心中却只剩下了愤怒。

    “该死,难道就不能帮本宫一把吗?好不容易的立威机会,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破解了,不要以为你是太后我就怕了你。”

    池白把人都支的远远的,一个人提着裙子,用绣花鞋,踩着地上的花朵,把地上的那些花瓣全部都踩成了泥。

    一边还碎碎念着,似乎这样能够消解她心中的痛苦。

    “等到之后,本宫就会成为皇后,之后再成为太后,而你什么都不是。”

    她仍旧是感觉到可惜,如果能够惩罚了柳连连,那自己的威名也就在后宫之中稳下来了,如今没有惩罚,只怕仍旧会被人耻笑。

    无可奈何,也就只能够长长的叹一口气,糟践这些花朵罢了,并不能把人给罚了。

    杜挽兮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番场景,看着她的嘴不断的张张合合,却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

    抬手止住了周围的那些人说话。

    “不用说了,哀家自己过去。”

    杜挽兮让身后的那几个丫鬟也留在这里,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池白的面前。

    听到她所说的那些,其实并不意外。

    只是挑了挑眉,也没打算继续隐瞒下去,冷声说道:“白妃,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当今太后的不是。”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池白吓的一个机灵猛地抬起了头,见到了杜挽兮之后,她整张脸都白了。

    直接跪到了地上,然后摇头说道。

    “太后娘娘是误会了吧,臣妾又怎么敢说太后娘娘的坏话,就是给臣妾雄心豹子胆,臣妾也不敢说的。”

    她颤抖着自己的身子,感觉有些难受,没想到居然被人抓到了个正着。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承认。

    眼中闪过了一抹狠意,池白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

    “太后娘娘一定是误会了,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过这些全部都是反的,太后娘娘也不必烦心,去找太医吃药就好了。”

    池白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笑容,然后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哀家听错了,根本就没有人再说哀家的坏话,只是哀家自己有病是吗?”

    杜挽兮询问道,手上的动作不慢,直接就捏住了她的下巴。

    “白妃,你是真的让哀家感觉震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杜挽兮的嘴角勾着一抹冷笑:“你当真以为哀家无法治你了是吗?哪怕是湛安喜欢你,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皇上喜欢,别的人又能惩罚得到哪里去?

    池白紧紧的咬着牙,哪怕是被掐住了下巴,脸上也满是不服输。

    “臣妾不知道太后娘娘所说的是什么,臣妾对太后娘娘忠心耿耿,绝对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更加不会辱骂太后娘娘,这些一定是太后娘娘道听途说的。”

    她一脸的义正言辞,一双眸子颤巍巍的,似乎能够低下来眼泪。

    面上虽然软,不过说出来的话却硬气的不得了。

    “而且太后娘娘也说,皇上是喜欢臣妾的,整个后宫之中,皇上也是最喜欢臣妾的,这样的身份地位,早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臣妾又何必得罪太后娘娘。”

    她轻笑着说道,哪怕下巴被人抓住了,哪怕跪在地上,可身上的气势却不减,似乎觉得自己并没什么危险。

    的确,在后宫之中,皇上就是最好的保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