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执道 > 第10章真相大白2更1W1
    陆凤秋的一丝元神之力直接进入了鬼王的神魂之中。

    他要在鬼王的神魂之中找到关于天书的记忆。

    这等搜魂术对于他来说简单的很。

    片刻之后,陆凤秋在鬼王的神魂之中,找到了关于天书的片段。

    还是那熟悉的开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没过多久,鬼王的尸体跌落,至此,令天下人胆寒的魔教四大派宗主尽数陨落。

    陆凤秋调转身形,飞往青云门各处,诛杀了那些残留的魔教中人。

    他神识一放,遍布青云山七峰,哪里有魔教之人,哪里就有剑光闪过。

    四劫剑化作四道流光,在青云山的各处飞来飞去,剑芒漫天!

    大概过了不到半日光景。

    陆凤秋以一人之力将进犯青云门的魔教之人全部灭杀!

    ……

    傍晚时分,通天峰,玉清殿中,已经被清扫干净,没有了魔教众人的尸体,但依旧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道玄真人摇头叹息,眼光向远处望去,忽地落到站在外面的张小凡处,仿佛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田不易道:“田师弟,你叫你那个徒弟张小凡过来一下。”

    田不易脸色一变,但不敢违命,只得转身,朝着张小凡道:“老七,你过来,掌门真人有话对你说。”

    这话一出,一时间大殿中的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大竹峰门下弟子。

    张小凡更是心头一震,但师命难违,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众人散开一片空地,张小凡孤零零站在道玄真人面前,低声道:“掌门。”

    道玄真人看了他半晌,低声道:“你到了现在,还是不肯说出你的秘密吗?”

    张小凡身形一震,只觉得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道玄真人叹息道:“张小凡,你入我青云门下之后,我们青云门可有亏待你的地方?”

    张小凡摇头道:“掌门真人,师父师娘,还有师兄师姐对我都是很好很好的,从来没有亏待过我......“

    “只是,我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曾经向那人发下过重誓,即便是死也不能透露出这秘密半分!”

    张小凡话音一落,只听得普空和尚突然大声一喝。

    “说!”

    只见普空和尚面带恼火之色,看着张小凡。

    张小凡登时愣在当场。

    大殿之中,突然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大殿之外传了进来。

    “普空,你的嗓门很大嘛......看来贫道是该给你留点魔教的人让你去去火气......”

    众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同时朝着大殿门口看去。

    只见陆凤秋的身形前一秒还在大殿之外,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看到陆凤秋进来,一时间,倒是无人注意张小凡了,都在看着陆凤秋。

    “是前辈......回来了......”

    “什么前辈,是祖师!”

    “嘘,是不是青云祖师还两说呢,没看掌教真人还阴沉着一张脸吗?”

    “慎言!”

    有青云门的年轻弟子小声嘀咕道。

    这时,在大殿之中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包括道玄。

    只见道玄朝着陆凤秋拱手道:“有劳前辈了。”

    陆凤秋冷哼一声,没给道玄好脸色。

    而是朝着天音寺众僧看去,普空和尚看到陆凤秋目光扫了过来,面色有些难看。

    “普泓方丈,你稳坐钓鱼台,憋气憋了这么久,看着这孩子被一众老不羞当众审问,你倒也真能看得下去。“

    “看来你的禅定功夫的确是有些火候。”

    陆凤秋的话落下,普泓和尚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只见普泓和尚双手合十,低声道:“青云道兄说的是,是我的过错,的确不该隐瞒事情的真相啊。”

    “阿弥陀佛,种下恶孽,便得恶果。”

    “罪过,罪过!”

    这话一出,大殿之中的众人尽数都看向了普泓和尚。

    众人都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陆凤秋和普泓和尚的对话是话里有话。

    普泓和尚面色苍白,闭目垂眉,低声道:“法相。”

    站在一旁的法相闻言,身子一震,面色有些难看,道:“弟子在!”

    普泓和尚道:“不必隐瞒了,就由你说给他们听吧!”

    “当年普智师弟做了错事,今日绝不能再次冤枉这位张施主了。”

    这话一出,直接让青云门的众人都露出惊疑之色。

    这是另有隐情?

    张小凡听到普泓和尚口中所言的那普智师弟,更是直接愣在当场!

    只见那法相走在张小凡的身旁,然后缓缓说道:“其实......当年杀害草庙村村民的,是我天音寺的普智师叔!”

    “什么!”

    “怎么会是这样!”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闪过了惊骇、震惊的神色。

    道玄也不例外,他也着实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道玄看向普泓和尚,直接沉着一张脸,道:“普泓道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普泓和尚道:“道兄莫急,请听法相慢慢道来便是。”

    法相在殿中给这些人讲起了前因后果。

    陆凤秋则是走到了张小凡的身旁。

    随着法相的话音落下,张小凡的喘息声是越来越重,他的眼中开始充满了血色。

    而殿中众人则是被惊了又惊。

    这时,只听得法相声音颤抖的说道:“此刻普智师叔佛力大减,被邪力所侵,如鬼魅附身一般,竟然想出了,想出了将草庙村全村村民杀光,则青云门看在孤儿分上,必定将这两个孩子收录门下,于是,于是……”

    与此同时,陆凤秋一手搭在了张小凡的肩上,然后将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给拿在了手中。

    张小凡仿若未觉。

    陆凤秋看了看手中的烧火棍,这玩意儿的确有些邪性。

    那边林惊羽拿着斩龙剑,大吼着:“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此刻,天音寺以普泓、普空为首的一众僧人尽数低头,面有愧色,低声颂佛号不止。

    张小凡在听到法相的声音完全落下之时,整个人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静心!”

    张小凡充满血色红芒的眼睛,渐渐恢复了神智。

    但是他的眼中的痛苦和挣扎之色,却是半分也没减少。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是这样!”

    陆凤秋的手从张小凡的肩膀上离开了。

    这一刻,张小凡压抑在心中的苦痛彻底爆发!

    “啊啊啊啊啊......”

    只见张小凡登时仰起头来,张开双臂,狂声呼喝着。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他信守了这么多年的承诺,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杀害草庙村村民的居然是普智!

    居然是他眼中那个慈祥无比的老和尚!

    “什么正道?什么正义?你们从来都是骗我。”

    “我一生苦苦支撑,纵然受死也为他保守秘密,可是,我算什么……”

    张小凡怒视着大殿之中的天音寺众人。

    一时间,一众青云门之人全都将目光落在了张小凡身上。

    大竹峰的人都十分担心的看着张小凡,小竹峰的陆雪琪眼中也闪过一抹焦急担忧之色。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一道绿影闪了进来,只见一个身着碧绿色衣裙的女子出现在了张小凡的身前。

    只见她一把拉住张小凡的手,道:“小凡,你跟我走,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全都是在害你!”

    有人看清楚了这女子的面貌,不禁低呼道:“是她!是鬼王宗的妖女!”

    这时,张小凡感受到了碧瑶手上的温度,缓缓转过头来,看向碧瑶。

    下一刻,陆凤秋直接出手将碧瑶制住。

    碧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陆凤秋禁锢在原地。

    陆凤秋看着那碧瑶,道:“他不能跟你走。”

    “他若走了,便无法再回头。”

    “而且,这是青云门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魔教之人来插手。”

    碧瑶眼圈发红,看着陆凤秋道:“他都成了这个样子,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之人还害的不够惨吗?”

    陆凤秋冷哼一声,道:“他的公道,贫道自会给他讨回来!”

    “你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这里是青云门,不是魔教鬼王宗!”

    “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来放肆!”

    “贫道念你救人心切,就不追究你擅闯青云门之罪!”

    “你走吧,张小凡不能跟你走!“

    碧瑶喊道:“我不走,要走,也是我和他一起走!”

    陆凤秋冷哼一声,道:“魔教众人今日尽数伏诛在贫道手中,你若找死,贫道也可以成全你!“

    “鬼王的尸体如今还在青云山脚下躺着,你有这工夫操心他的事,不如去给鬼王收尸,尽一尽你的孝道。”

    碧瑶一听,当即愣在当场,一脸的不相信,道:“你说什么?”

    “不可能,我父亲怎么会死!”

    “不可能!”

    陆凤秋冷哼一声,大手一挥,直接将碧瑶送出了大殿之外。

    随即,陆凤秋吹了一声哨子,鹿小花从山间跳了出来,驮着碧瑶朝着山下奔去。

    这一连串的变化,让在场的人是目不暇接。

    道玄看着被送走的碧瑶,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此时,张小凡稍微清醒了一些,他茫然的看着大殿之外,然后又回头看向了大殿之中的天音寺众人身上。

    陆凤秋抬手,直接将张小凡打晕了过去。

    张小凡情绪大起大落,若非他及时出手,将烧火棍拿走,又将他体内的邪气驱除,今日的张小凡可就真要迷失了,不过教育弟子的事先暂且押后。

    眼下,还有更紧要的事。

    一旁的田不易还有大竹峰众弟子看到张小凡被陆凤秋打晕了过去,脸上都露出了急切之色。

    陆凤秋将张小凡丢给了大竹峰的众人。

    这时,大殿之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陆凤秋的身上。

    陆凤秋冷漠的看着大殿之中的众人,最后的目光落在了道玄的身上。

    “可笑吗?”

    “堂堂青云门,被魔教之人肆意进出!“

    “你们自诩正道人士,却是被魔教的一个小丫头大骂人面兽心!”

    “你们的脸不疼吗?”

    “青云门弟子张小凡,苦守信诺,却被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不止!”

    “你们有脑子吗?”

    “啊!”

    “你们难道就不想想,张小凡一个普通农家弟子,无人传授,如何能接触到天音寺的至高功法大梵般若?”

    “他一个农家弟子,若真是魔教之人,还会将那烧火棍任由你们盘查?”

    “蠢!”

    “有一个算一个,蠢之又蠢!”

    “若非贫道出手,此刻的张小凡已经入魔!”

    “若他入魔,便是你们亲手将自家的弟子推入了魔道!”

    “你道玄,身为青云门掌教,就是这样做掌教的吗?”

    “你可知身为青云门掌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不是维护你那可怜的所谓天下正道的面子,而应该是先维护自己的弟子!”

    “他若有错,也是青云门的家事,青云门的家事什么时候要外人来插手了!”

    “什么时候青云门的弟子犯错,需要外人来公审了!”

    “青叶在世时,可敢有人如此登青云门的山头?”

    “道玄,你可否知错!”

    陆凤秋的目光落在道玄的身上,一声冷喝,让在场的青云门众人都不敢大声喘气。

    没有人敢质问陆凤秋。

    即便,陆凤秋此刻骂的是青云门的掌教真人。

    一旁的天音寺众僧更是尴尬无比,陆凤秋一口一个外人,本来他们就理亏,这下更是无地自容。

    反倒是普泓和尚的脸色最为平静,老和尚就是老和尚,脸皮工夫练的也比别的和尚厉害。

    道玄的脸色难看无比,陆凤秋用一副长辈的口吻来训斥他,他是说话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毕竟,陆凤秋的确疑似是青云门的前辈,而且就在前面刚刚将进犯青云门的魔教妖人诛杀殆尽。

    此时,一旁的田不易出口打圆道:“前辈,掌教师兄也是迫不得已,苍松平日掌管青云门内外防务,是他勾结魔教妖人进犯,方才令我等不查。”

    “至于劣徒张小凡一事,涉及到了天音寺绝学大梵般若,还有魔教邪物,掌教师兄也是为了维护青云门的清誉,所以才召集天音寺的众位前来,以示公道。”

    陆凤秋朝着田不易冷哼一声,道:“青云门的清誉就是这么维护的吗?”

    “一帮蠢材!”

    “苍松修炼邪功多年,你们也没有一个人察觉!”

    “若是真的魔教中人潜入青云门会这么容易让你们发现吗?”

    “况且,现在的青云门还用别人悄悄的潜入吗?”

    “人家都正大光明的打上来了,你们还不自知!”

    “你们除了会向这弟子施压,你们还会点什么?”

    “你田不易教徒弟是怎么教的!”

    “你徒弟跟魔教妖女眉来眼去,都在大竹峰抱上了,你还屁事不知。“

    “你还有脸替道玄开脱!”

    “先把你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再说!”

    田不易闻言,登时面色难看,往后退去。

    一时间,大殿之中,人人噤若寒蝉,无人再敢为道玄开脱。

    道玄不得已开口,沉声道:“前辈说的对,今日青云门发生如此大事,险些将青云门千年基业葬送,是我的过错!”

    “我身为青云门掌教,难辞其咎!理当受罚!”

    “不过......在我受罚之前,我想知道,前辈你到底是何人!与我青云门有何渊源!“

    “前辈和我青云门开派祖师青云子到底有何关系!”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大殿之中众人的注意。

    大殿之中的众人都看向了陆凤秋,道玄所问,自然也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陆凤秋闻言,冷声一笑,道:“道玄,不知你能发挥诛仙剑阵的几层威力?“

    大殿之中的人,有些人不明所以。

    青云门的那些首座长老,眼中纷纷露出惊疑之色。

    田不易和苏茹互相对视一眼,二人乃是相处百年的夫妻,一个眼神便足以懂得对方的意思。

    田不易低声道:“莫非......这位前辈是要掌诛仙剑阵!”

    苏茹道:“很有可能,只是诛仙剑阵一向只有掌教才能控制,这位前辈便是再神通广大也未必能控制得了诛仙剑阵吧。”

    田不易深深的朝着大殿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今日若非这位前辈在场,收拾残局,不单单是青云门要伤筋动骨,便是他的弟子张小凡也恐怕要坠入魔道。

    虽然刚才前辈训斥了他,但在田不易心中,却是仿佛回到了少年时被他师父训斥的那般情景。

    “那可未必,如果前辈真的是青云祖师,这点小事可难不倒他。”

    田不易幽幽说道。

    道玄心中也有些明悟,只是还有些不太确定,他缓缓说道:“不瞒前辈,我最多只能发挥诛仙剑阵的一半威力......”

    陆凤秋冷哼一声,道:“好,你不是想知道贫道是何人吗?随贫道来吧!”

    “普泓老儿,别装模作样了,青云门和你天音寺的账还不算完!”

    “都随贫道出大殿来!”

    说罢,只见陆凤秋一步踏出,人已经到了殿外。

    大殿中的众人面面相觑,道玄率先朝着大殿之外走了出去。

    紧接着,普泓和尚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也朝着大殿之外走去,他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

    五峰首座相互望了一眼,眼中都是凝重之意,一个个站起身来也跟了出去。

    一时间,众人纷纷起身。

    “走走走,快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说,这位青云子前辈难道真的是我们青云门的青云祖师不成?”

    “若真是那样,那可就厉害了......”

    一众青云门的年轻弟子念叨个不停,兴奋之色溢于言表,纷纷朝着大殿之外蜂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