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修真小说 >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 第257章一言而决,自以为是的蠢货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

    还未等皇帝开口说完,原本自上朝之后便一直冷眼旁观的朱永昌终于忍不住了。

    他站出来,拱手道:“陛下,绝对不可啊!”

    “皇叔莫非有话说?”

    看到朱永昌站了出来,虽然被打断了说话,但皇帝却悄无声息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表面上却装作一副被打断说话的恼怒表情,故意问道:“皇叔,顾爱卿都相中了,想必那李琦应该是不差的,皇叔却因何觉得不妥啊?”

    “敢叫陛下知晓,李琦……”

    朱永昌正打算说话,却在这时,他耳朵一动,忽然听到外间传来一道脚步声。

    整个大殿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朝着外间看去,看向大殿之外——

    金色的阳光下,一道人影缓步走了过来。

    就如同闲庭信步一般,悠哉悠哉的拾级而上,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很缓慢,但他的脚步却十分沉稳。

    飞鱼服穿在身上,一丝不苟。

    脚下的靴子十分干净,被擦的锃亮。

    腰间的绣春刀安安静静的待在刀鞘之中。

    入殿不趋,剑履上殿。

    不仅是他,跟在他身后,落后十余步的十几名锦衣卫,也都是穿着靴子,手中提着绣春刀……

    他们竟然全都持刀上殿!

    顾凤青可以,那是因为皇帝御赐,但即便是这样,能够获得此等荣耀,也足以让不少官员内心腹诽不已——

    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入殿不趋、诏书不名……基本上能获得这些殊荣的,都是包藏祸心的权臣。

    且最后的下场都不好!

    遍数历朝历代,几乎全是如此。

    而现在,不仅仅顾凤青这么做,连他手下的一众锦衣卫也都是如此……他们想要干什么?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一刻,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震撼到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呆的愣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这是顾凤青自从灵雾山论刀逼宫之后,第一次在文武百官面前现出身影。

    且就在这大夏最高的权力殿堂,在这乾清宫内。

    用一柄柄雪亮的绣春刀,用闪耀着寒芒的绣春刀,彰显着锦衣卫在大夏的权威——

    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这一刻,所有人尽皆失声。

    不管大殿中的文武百官内心深处对于顾凤青究竟是多么的鄙夷、不屑,但此刻,所有人内心深处只剩下无尽的恐惧和畏惧。

    大夏,实际上权力最高的男人,来了!

    以一己之力,持着一柄绣春刀便将大夏三百年竖立起来的皇室威严,彻底踩在脚下的男人!

    大夏太尉,锦衣卫指挥使,江湖人人言之色变的刀魔,顾凤青!

    他来了!

    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顾爱卿,你怎么来了?”

    皇帝第一时间从宝座上下来,脸上露出一抹意外和惊喜的神色,连忙道:“顾爱卿若是有事吩咐,直接吩咐人招呼一声便可,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快,看座,看座……还愣着干什么,瞎了眼的奴才,不知道给顾爱卿搬张暖凳吗?”

    皇帝对着身边的小太监怒声呵斥道。

    小太监也是连忙的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搬张凳子过来。

    但顾凤青却看也不看皇帝一眼,目光环顾全场一周,随后面色平静,声音淡然的说道:“李琦可为首辅,谁赞成?谁反对?”

    皇帝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张易居、刘文元两人也是陡然心中一沉。

    至于朱永昌,本还想要说话,可却忽然感觉到一道森然目光注视了过来,随即便感到一股强烈到无以复加的刀气将它锁定。

    霎那间,遍体生寒。

    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敢说话。

    见此一幕,顾凤青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今日起,内阁首辅,便是李琦!”

    声音很轻。

    但从这一刻,大夏朝文武百官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内阁首辅、相位便就此定下!

    没有人反驳。

    是因为没有人敢反驳。

    全场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我,最后再一起看向殿中,尤其是大殿正中的那十余名锦衣卫。

    而后……

    全都略微弯腰,移开了目光。

    这一刻,直到这一刻起,所有人这才明白,所有人这才见识到什么叫做权倾朝野,什么叫做一手遮天!

    相比较之下,当初掌控朝堂的诸如魏忠贤、曹正淳、刘瑾、雨正初、鱼朝恩之流,靠着在朝堂上对皇帝的巴结奉承获取信任,依靠着谗言佞语获取权力,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眼前这位锦衣卫的指挥使大人,直接当着皇帝的面,一言决定了内阁首辅的人选!

    而皇帝,非但不敢反驳,甚至还必须要笑脸相迎!

    便是如今唯一有资格跟顾凤青对立的天下第一楼,大夏镇国柱石朱永昌,也不敢多说一句!

    尽管他面色铁青、眼中怒火狂飙,可终究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什么叫做权倾朝野?

    什么叫做一手遮天?

    这就是!

    “李琦,多谢顾大人厚恩,多谢陛下厚恩!”

    死一般的寂静中,李琦拜首谢恩。

    但是……

    他首先跪拜的却是顾凤青,其次才是皇帝!

    而皇帝,尽管浑身都在颤抖,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足足过了许久,这才好似回过神来一般,轻声说道:“既然李,李相成了我大夏内阁首辅,今后当好好处理政事,莫要……莫要辜负朕和顾爱卿的厚望!”

    寂静的殿堂上,唯独响彻着皇帝无奈的声音。

    李琦微微颔首。

    随即,他回过头,看着全场。

    看着满朝的文武百官。

    他忽然发现,原本有些人看向锦衣卫的目光,尚且还带着不屑,但此时此刻,这些不屑和鄙视已经尽数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无与伦比的羡慕!

    这种变化,李琦捕捉到了。

    然后他的嘴角便露出了一抹弧度。

    这抹弧度愈来愈显眼,愈来愈夸张,最终彻底的展现在他的脸上。

    “从今往后,我李琦便真正的步入这大夏朝堂的顶端!”

    “从今日起,我李琦……变成了这大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从这一刻,满朝上下,文武百官,以我为尊!”

    他看着站在前列,原本身形笔直如今却佝偻起来的张易居、刘文元二人,看着他们脸上苦涩、阴沉的表情,他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快意、一丝不屑、一丝鄙夷。

    自以为权谋算计,自以为城府深重。

    可他们并不知道,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依仗!

    唯有权力,才是最为真实的依靠!

    他们想要编织一张无形的网,让所有人都在他们的网之下活动,在这张网的束缚之下,没有人可以玩过他们。

    但他们忘了一件事!

    他们的网固然可以让没有实力的人处于他们的规则之中,但同样……拥有权力的人却可以肆无忌惮的打破他们这张网——

    明明皇室已经十分孱弱,可他们依旧还在皇室的规则之内活动,企图靠着他们老道的经验来获得优势!

    这是他们的依仗,也是他们编织出来的网!

    但这张网,锦衣卫却可以随意的打破!

    投靠皇帝也是当狗,投靠锦衣卫同样是当狗,可为何不能选一个更有权势的主子呢?

    他们选择了皇帝,从一开始便走错了!

    而自己投靠了锦衣卫,所以赢了!

    尽管他赢了之后,天下无数学子都会对他进行谩骂、排挤……他所有的名声也都会在一朝尽丧!

    但那又如何?

    这天底下,这官场上,只要有了权力,现在这些反对他坐上首辅之位但百官、无数排挤鄙视他的学子,随着时间的流失,随着他威严愈重,都会跪倒在他的脚下!

    正如他在锦衣卫北镇抚司跪来两天两天,才换来顾凤青的扶持一般!

    他深深的明白一点——

    唯有权力,才是真实!

    拥有权力,便拥有一切!

    所以,他从始至终都并不后悔自己的这个选择!

    因为其他的那些东西,比起权力而言,根本就无足轻重!

    丝毫都不值一提!

    随着内阁首辅大臣之位被顾凤青一言而决,大朝会也就此落幕。

    本来就是为了商议此事,但如今已经彻底的一锤定音,连皇帝都不敢反驳,他们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被锦衣卫恐吓吗?

    现在所有人都只想要回到自己的府邸,关起门来老老实实的做一个鸵鸟。

    “臣等告退!”

    百官纷纷行礼,只是却先都朝着顾凤青行礼,然后才对着皇帝行礼。

    眼见着百官尽皆离场,顾凤青也在对着皇帝行了一礼之后,便带着锦衣卫离开了。

    很快,大殿之内便没有人了,只剩下皇帝一个人站在寂静的大殿之中。

    他双手垂在袖子中,紧紧的握住。

    紧抿的嘴唇,已经渗出了血迹。

    他想要吼,但却不能。

    他只能紧紧的咬着嘴唇,感受着鲜血流淌进喉咙,感受着血腥的气息,才能让他稍稍清醒一些。

    他直到,此刻殿内看似无人。

    但说不定此刻哪个角落就有一道目光正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且随时将他的举动记录下来,随时上报那个男人。

    他不敢有任何异常,甚至连压低声音的嘶吼都不行。

    他只能强行忍着,因为忍,让他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

    殿外,正在朝着宫外离去的顾凤青一行。

    “刚才你是没有看到张易居那老狐狸,脸色阴沉的都能滴水出来,但却一句话都不敢放!”

    “这也太刺激了吧!”

    “一言而决首辅之位,老应我还是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感受到权力的魅力!”

    “跟着大人就是爽啊!”

    身后,一群锦衣卫正在小声的讨论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他们的脸上,全都带着兴奋的神色。

    他们谈论间,看着走在最前方的那道身影,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崇敬。

    刚才的所作所为,是何等的霸道?又是何等的嚣张?

    大丈夫当如是也!

    每一个人都内心深处,都不由浮现出这个念头。

    相比较于兴奋的一行人,顾凤青的面色却十分的平静。

    就好像先前那一举动完全不是他的手臂,又好似作出那等举动,根本就不值一提一般。

    他脸上带着一抹沉吟之色,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见此一幕,大家的讨论声也渐渐低了下来,最后所有人都闭口不言。

    面色肃然,望着前方,跟随在顾凤青身后。

    过了许久,他们忽然听到顾凤青的声音传来。

    “回去之后,锦衣卫所有人加紧训练,三千刀卫更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刀不离身!”

    “所有钱财物资不限量,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们的修为更进一步!”

    “诺!”

    听到顾凤青的命令,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回应。

    但紧接着,他们便反应过来。

    应含光好奇的问道:“大人,您是想要……”

    顾凤青扫了他一言,并未回答。

    反而轻声的呢喃了一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本官组建刀卫许久,也到了让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刻!”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一愣。

    但紧接着,他们便顿时反应过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抹兴奋之色。

    他们不知道顾凤青到底想要做什么,但他们有种预感——

    大人接下来都所作所为,绝对是一个大手笔!

    就在所有人都这样想着的时候,此时此刻,一个小宫女却忽然快步小跑了过来,拦住了顾凤青一行人的去路。

    只见她畏畏缩缩、颤声说道:“顾,顾大人,我家娘娘、万贵妃请大人移步一叙!”

    寝宫之中。

    当顾凤青踏步进去之后,诺大的宫殿内,所有的宫女便都悄无声息的退下去了。

    顾凤青打量着四周,只见宫殿内装饰所用尽皆是各国贡品,布料等物也都是上乘顶尖之选,极尽奢华。

    可见深受皇帝宠爱。

    但顾凤青却在锦衣卫案牍之中有过了解,此女似乎跟西厂的雨正初也有牵扯,而且牵扯甚深。

    甚至在记载之中,两人私下似乎有僭越之举,当然,这只是传闻。

    但不管怎么说,这二人必然有着某种联系。

    而雨正初已然被他所杀,如今这万贵妃却突然找他,到底所为何事?

    就在顾凤青如此想着的时候,却在此刻忽然看到了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此女竟是身上只穿着一道纱衣,透着纱衣,隐约可见某些无法描述。

    若隐若现。

    她缓步走来,身姿轻盈,恍若飞羽,举止高贵,犹若神女。

    只不过,顾凤青却在这神女的眼中,看出一丝魅意。

    她是万贵妃。

    但她此刻所做的举止,却分明不像是万贵妃。

    “顾大人……”

    万贵妃缓步走着,同时说道:“此番请顾大人前来,实则是本宫对大人神仰已久,故此冒昧打扰,还望大人勿怪!”

    她说的勿怪,但实际上自己的举动就很怪。

    因为她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竟是直接走到了顾凤青的身前,丝毫不避讳当朝贵妃和外臣的忌讳,几乎整个人都快贴在了顾凤青的身上。

    随着她说话,顾凤青甚至都能感觉到一丝气息打在耳边。

    顾凤青眉头微皱,退后了一步。

    “顾大人这是……”

    看到顾凤青后退,万贵妃一愣,但紧接着又是上前了一步,抿嘴一笑,道:“莫非是害羞……”

    “你想诱惑我?”

    顾凤青直接打断了她所要说的话,沉声道。

    这一句话说出,万贵妃顿时就懵了。

    天见可怜,她确实是想要诱惑,故此这才作出这番举动,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绝不会有人可以抵挡得住。

    可谁知道顾凤青居然直接就挑破。

    这让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以至于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顾凤青却嘴角勾起一丝冷意:“雨正初被我所杀,你在宫外的依仗没了,皇上也势弱,你在宫内的依仗也没了!”

    “你怕我日后造反,往后自己这富贵的日子到头,所以便想要提前攀上我?”

    “你觉得自己的魅力在这后宫无人能及,当初可以跟雨正初合谋,让其成为你养在宫外的一条狗,便也认为可以与我合谋,让顾某也成为你的裙下之臣?”

    “只是本官真的很好奇,你这么大胆,是不怕皇帝发现?”

    “亦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怕锦衣卫?以至于都将注意打到了我的头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凤青的眼中露出一抹冷冽。

    一双眸子扫过万贵妃的身躯,嘴角丝毫都不加以掩饰的露出一抹不屑:“顾某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生出了拿这种手段对付我的心思?”

    这一刻,万贵妃彻底的懵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顾凤青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顾凤青看向她的眼神之中,毫无任何波动,就好像看的不是一个美人,而是一个死人。

    难道此人根本就不好女色,还是自己魅力大减,根本就不入他的眼?

    她确实是想要通过诱惑顾凤青,让其成为她的裙下之臣,好维持她的富贵生活。

    但……

    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万贵妃表面上不动声色,反而媚眼愈加勾人:“顾大人再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说着,她还不死心的抬起头靠近,同时芊芊玉指举起想要抚摸顾凤青的脸颊。

    但就在此时,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及到顾凤青的脸颊之时,却忽然感觉自己脖子一疼。

    随后,她就发现自己似乎双脚离地。

    她整个人……竟是被顾凤青捏着脖子当空举了起来!

    “自以为是的蠢货!”

    “如此幼稚的手段还拿出来丢人现眼,收起你那可笑的把戏!”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