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修真小说 > 却道寻常 > 第六十七章两件事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天空中轰然炸开了一声惊雷。

    强烈的雷光将东宫门前几名太子六率之人的脸色映成了蓝白色,恰到好处的掩饰住了刚刚差点忍不住的一抹笑意。

    李休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戳穿。

    这是东宫的面子,大庭广众之下当然要注意一些。

    “实不相瞒,这还是我第一次去上人间。”

    李休开口坦白道。

    太白楼是长安最有名的酒楼,李休小时候常去,但自从回到长安之后他就只去了寥寥几次。

    上人间更是一次都没有去过。

    “不用担心,进去之后只管看为兄眼色行事,前些年父皇尚未闭关之时孤可是里面的常客。”

    李弦一走出了东宫门口,站在风雨中有些得意的眉飞色舞起来。

    他这副模样很少见,自从接任监国之后太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平淡模样,如同眼下少年一般的跳脱可是从来没有人见到过。

    “能保住太子的位置可真不简单。”

    李休出言调侃了一声,似乎意有所指。

    李弦一耸了耸肩膀,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堂堂一国储君,嫖个娼咋了?”

    这一次李休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表示尊敬,同时心中有些遗憾子非没有回到长安,否则他和李弦一一定会是臭味相投。

    或者说是志同道合。

    皇宫距离太白楼尚且有段距离,太白楼紧挨着上人间,东宫就在皇宫一侧,距离上人间自然也有段距离。

    “世子殿下还请留步。”

    东宫之内,一个听起来很儒雅的声音响起,李弦一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僵住,眉毛也跟着耷拉了下来。

    两侧的太子六率身子也是挺得笔直,面容严肃许多。

    李休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走到雨中拽着太子的胳膊就要离去。

    东宫的大门一直开着,天上的雨水落进院子化成一个又一个的细小漩涡,然后无数漩涡顷刻间融为一体化作一个巨大的水色黑洞,强烈无比的吸力从宫门之内传出。

    李弦一一脚踹在了李休的腰上借力跳到了街边一角,死死的抓着一个石墩不撒手。

    李休晃了晃身子,

    低下头用力地瞪着熊胖。

    浣熊却像是感受不到一般将头低下,两只爪子捂住了自己的两个小眼睛,视而不见。

    莫闹,那老家伙的实力深不可测,况且人家就是想找你说说话而已,有啥大不了的?

    双脚自地面离开,李休的身体如同落叶一般飘进了院子然后在那个绿色盆栽一旁落了下来。

    国师坐在那里安静的修剪着枝叶,面带笑容看起来和蔼极了。

    李休的脸色有些难看。

    “你这幅样子让人看着还真恶心。”

    在盆栽的另一面坐了下来,李休冷哼一声说道。

    “王爷的死每个人都不想看到,我也不想。”

    透过绿色枝叶,国师看着李休,和蔼的面容变得有些严肃。

    “你这算什么?堂堂唐国国师大人,也会如此虚伪?”

    李休的嘴角轻轻上扬,讥讽道。

    这天上下着雨,雨水落在屋檐上向着左右滚动。

    这话里带着刺,无形的刺在盆栽之上茂密生长。

    国师放下了手中的剪刀,从身子一侧的地面上捏起了一小撮黑土放进了花盆里,这叶子更绿了一些。

    “小南桥的事情做的不错。”

    这是很实实在在的夸奖,毫不掩饰,丁点也不拐弯抹角。

    “太子打算册授你为江南刺史兼太子少保,只是太尉不答应,现在还在僵持。”

    国师又说道。

    江南刺史兼太子少保?

    看起来官职很大,但以李休的个性来说这两个官职即便是到了手上也只是虚职而已。

    “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沉默了很久,大雨渐渐稀疏了起来,长安城中掠起了久违的凉意。

    秋天要比夏天冷一些,就像冬天要比秋天冷很多。

    这里的动手有两个意思。

    国师没有说话,捏着黑色土壤的三根手指松了下来。

    “真没意思。”

    李休咧了咧嘴,伸手从眼前盆栽上摘下了两片叶子工工整整的摆在了花盆的边缘上。

    “我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的时间不多,无论你们准备了多久,是否已经准备好,现在我准备插一手。”

    “所以时间不多了。”

    他只是三境修士,但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因为李休的地位很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国师的地位还要高。

    “还有多久?”

    国师低头看着那两片叶子,问道。

    “十年。”

    李休回答道。

    “那还不算短。”国师伸手拿起了一片叶子放到了自己的面前,道:“这件事会快一些。”

    然后伸手指了指另一片叶子。

    “那件事会慢一点。”

    又是短暂的沉默,李休摇了摇头,两片叶子重新放到了一起。

    “他们会在一起发生,然后结束。”

    这话很平静,谈不上掷地有声,但其中的自信却像是要入木三分。

    国师猛地抬头看了过来,那双苍老的眸子透过盆栽绿叶盯在了李休的脸上。

    “情绪波动这么大,可不像是国师的样子。”

    李休轻轻弹了弹手指,笑了一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那很危险,也是在玩火**。”

    国师的语气陡然之间变得有些沉重,身上那宽大的袍子随风动了动。

    李休并不在意,眉眼开合有着帷幄之中的绝对底气。

    “玩火未必会**。”

    他是拿着火把的人,风大熄了便是,又怎么会燃到自己的身上?

    “你在拿大唐的国运来赌。”

    国师看着李休,他觉得很生气,也有些心惊。

    他知道李休说的两件事是在指什么,这两件事都很大。

    若是想要同时进行那便更大。

    谁也没办法掌控。

    “这不是在赌,因为我一定会赢。”

    李休站了起来,目光扬起放到了天空之上。

    “每当有人想要在战争开始之前结束战争,就会有人牺牲。”

    国师说道。

    天上的雨开始渐渐停止,地面有很多积水生出。

    李休收回了目光望向了宫门外负手而立的李弦一身上。

    “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国师沉默了会儿,很认真的想了想。

    然后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