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修真小说 > 却道寻常 > 第一百八十四章那年春,我把桃花切一斤
    徐盈秀没有插话。

    大长老的额头始终贴在剑鞘上,天上的小雨落在剑鞘和脸上,带着凉意。

    沉默了很久后她突然开口道:“有些人看似很近,但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你不可能永远都在后面看着,那没什么意思,更不像话。”

    李休没有反应,这话当然不是在对他说。

    徐盈秀沉默着,也没有说话,但这话就是在对她说,她和大长老之间也算是熟悉。

    李休站起身子,对着大长老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走下了先农坛:“一个月后我会着手破除封印之事。”

    徐盈秀取出一把纸伞撑在他的头上,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走下了先农坛,两侧的灵族之前上一刻还是面带疑惑,心生不解,此刻却已经是将这些情绪完全的抛之脑后,因为他们听到了李休说的那句话。

    无论之前对这个人族青年的态度如何,漠视还是亲近都已经不再重要。

    封印破除一事事关生死,往好了想日后天高海阔任尔飞翔,往坏了说那就是大家只剩下了一个月的寿命和时间。

    喜忧参半的感觉让许多人觉得很是恍惚,一时间竟是有些踌躇。

    李休从人群当中穿行而过,然后熟门熟路的回到了陈瑶的家中。

    扶苏就坐在院子里,手中拿着一个水瓢挽着袖子在拎水,身上还染上了一层水渍,看起来脏兮兮的。

    只是腰间的锦囊和玉佩永远都是整洁无比。

    陈瑶坐在院内树杈上搭出的秋千上,看样子应该是扶苏新做出来的,天空中的小雨没有落进院内,就像是被一层淡淡的灵气光罩分隔了一般。

    见到二人走进院子陈瑶立刻便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对着李休挥了挥手然后说了句我去做饭了,便带着满面如花的笑容走进了屋子。

    “我去帮忙。”

    徐盈秀将纸伞收了起来,跟着一起走进了屋子。

    李休张了张嘴有心阻止,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当做视而不见。

    “看什么呢?快来帮忙。”

    看到李休站在原地发呆,扶苏有些不耐烦的喊了一声,他堂堂扶苏公子什么时候

    做过这些杂活?

    李休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自顾自的转身坐在了千秋上,来回晃着。

    扶苏撇了撇嘴,天上的灵气光罩消失不见,淅淅沥沥的小雨重新落了下来。

    他挽着袖子嘿嘿笑了笑,然后皱着眉头将水漂扔在地上,探手在空中一抓,毛匿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小院之内。

    他的手里捧着一本书,身上的衣服半咧着,有些无语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书籍收进了怀里,也不用扶苏开口便直接接过了他手中的水桶,朝屋内走去。

    “这还像些样子,哪有师父干活徒弟修习的道理?”

    扶苏背着双手走到了墙边,抬头看着墙外的红杏,在细雨的洒落下显得十分迷人。

    “你最喜欢什么?”

    秋千前后晃着,青衫破开了垂直落下的雨水,扶苏的问题很笼统,因为人在这世界上喜欢的东西很多,称得上最喜欢的也有不少。

    李休随口答道:“躺着。”

    扶苏觉得有些气急,于是又问了一声:“我是说你最喜欢什么景色?”

    如果是以往李休想都不用想就可以脱口而出梅林。

    但现在这场雨还在头顶浇着,他想到了老弄堂里的事情,于是道:“海棠花。”

    这不算绝美,但也还不错,扶苏点了点头觉得比较满意。

    “海棠不错,但不如桃花。”

    这很没道理,秋千停止,李休从上面走了下来,同样走到了墙边站下,和他一同看着那株红杏,然后忍不住说了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句子。

    扶苏有些赞叹的抚掌而鸣,夸奖道:“好句,这是何人做的诗?”

    李休说道:“岐山郡一位名叫叶绍翁的官员。”

    他的声音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他死了。”

    扶苏楞了一下,砸了咂嘴说了句可惜了,旋即就不再理会。

    的确很可惜,当年岐山哗变死了很多人,当然值得可惜。

    李休说道:“我还是认为海棠更好。”

    扶苏淡淡道:“桃花更好。”

    李休沉默了一会儿,这问题没什

    么值得争论的,他的心静不下来。

    王辰应该已经回到了王族,醉春风也会回来,但结果没有彻底出现就不会轻易放下心来。

    他侧眼看着扶苏,说道:“我知道有一点桃花的确比海棠花要好。”

    扶苏挑了挑眉,嗯了一声。

    李休道:“帮我弄一点桃花。”

    扶苏并没有迟疑,再次伸手探向虚空,然后院落当中出现了一堆的桃花,上面还带着树枝与树杈。

    “我只要一点就够了。”

    扶苏看着他,认真道:“放心,你朋友如果回不来,我就帮你杀光王族的人。”

    杀光全族又如何,回不来就没有意义。

    深吸了一口气,强行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李休走到了那堆桃花面前手持长剑在上面划过,剑光闪烁间无数花瓣飘了上来,然后再从空中落到了他的掌心。

    屋内已经升起了淡淡的青色烟气,木头在炉火当中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李休一手托着桃花轻轻地掂了掂,觉得差不多足够了,然后另一只手从天空上捏过了一条雨水长龙冲刷着桃花上的杂质,然后走进了屋子。

    在陈瑶的笑声当中过去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他便重新走了出来。

    毛匿跟在身后挥了挥手,隔绝了天空落下的细雨微微。

    李休的手里捧着一个碗,那是一碗粥,有些泛红,看起来像是放了红糖,远远闻起来有一股花木的清香之气,扶苏的鼻子动了动,知道那是桃花的味道。

    于是伸手接过喝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这就是你说的优点?”

    他出声问道。

    李休点了点头,桃花做粥的味道还算不错,在他看来这算是唯一胜过海棠花的地方了。

    院内支起了小木桌子,五人围着桌子坐下,桌上放着五菜一汤,还有一道很熟悉的青椒鱼土豆,不偏不倚的摆在了李休的面前。

    味道很浓。

    小雨渐渐消失,一抹阳光破开云层重新浮现。

    遥远的天边出现了两道火线。

    李休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