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 第五百四十九章大酋长之死
    第五百四十九章大酋长之死

    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鲁斯曼人大酋长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的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己找死,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这个大酋长的身份价值,很自信的认为在这殖民地风雨飘摇的时刻,那些瑞斯尼亚王国的殖民地官员会依赖他这个大酋长的身份来安抚躁动不安的鲁斯曼人,从而自己走上了死亡之途。

    在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三百多万鲁斯曼人的心中,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就是最好的大酋长。他处事公正,为人仁慈,曾经为了一个被冤屈的鲁斯曼仆妇不惜和瑞斯尼亚王国的移民雇主对簿公堂,并用充分的证据使其认输,向仆妇赔礼道歉。这让他获得了极高的声望,被鲁斯曼人称之为我们的教父。而殖民地的地方官员也对他表示敬意,认为他是一个懂法律并能遵守法律的鲁斯曼人。

    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担任鲁斯曼人的大酋长近三十年,经他手审理的事件和裁决的结果有成千上万,但极少有人对他的审理和裁决有所异义。在近三十年的任职期间,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大力推动鲁斯曼人的基础知识教育,为改变鲁斯曼人的传统习俗和痞懒习性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注:这里的大酋长不是指部落的首领,而是总裁官的意思。就如同大法官一样,对鲁斯曼人,还有部落之间的冲突矛盾做出最后的审理和裁决。)

    在海外自治领军情部那些密探的眼里,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就是最好的带领鲁斯曼人反抗瑞斯尼亚王国殖民者统治的旗帜。但他们没料到的是,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并不是个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相反他很珍惜和平,不喜欢暴力。虽然他同样不满于殖民者对鲁斯曼人的欺压和剥削,可他却相信法律,认为和平的抗争和平等公正的法律总有一天会给鲁斯曼人带来希望......

    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唯一的错误就是接受了自治领军区的武器援助,一万五千只新式火绳枪让军情部的密探们相信,鲁斯曼人也很快就如帕米加尔人一样,发起武装起义争取民族解放和独立建国。根本没想到大酋长接受这些军备援助的目的却是想让鲁斯曼人组建自卫武装,保护殖民地的鲁斯曼人不受相邻帕米加尔人武装起义所掀起的战火影响。

    只是四个希克斯志愿师团的动作太快了点,消灭并击溃了瑞斯尼亚王国的三个常备军团之后,就席卷大半个殖民地,并将所有掳掠一空的城镇都交给当地的鲁斯曼部落来管理。即便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严令禁止各地的鲁斯曼人部落不要参合进希克斯志愿师团和瑞斯尼亚王国殖民者的战争,也总有不甘寂寞的鲁斯曼人部落去接手那些被希克斯志愿师团掳掠过的城镇......

    头疼的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只能拒绝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们的劝说,并且不愿意和希克斯志愿师团派来的使节会面。他执意前往殖民地首府萨拉特城堡与殖民地官员会面,希望能解释清楚这其中的误会,表明希克斯志愿师团所宣称的是应他的邀请前来帮助鲁斯曼人获得民族解放和独立建国的言语都是谎言。

    只是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高估了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那些官员们的度量,同时也没想到战场上的胜负对他个人所起到的变化。即便他表示鲁斯曼人自卫武装愿意同殖民地驻军一起抗击入侵的希克斯志愿师团,恢复殖民地的和平,迎接他的依然是殖民地官员怀疑和审视的目光,没有一个殖民官员愿意去相信他的话......

    如果在瑞斯尼亚王国三个军团入侵帕米加尔民族共和国之前,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说这样的话或许还有殖民地官员会相信,勉励他的同时说不定还会给他颁布一枚友好勋章。但现在瑞斯尼亚王国的三个常备军团全灭,只剩下这一小片的地区还掌握殖民地当局手里苟延残喘的时候,听见这番话的殖民地官员都在怀疑,大酋长说这样的话是有什么用意?是不是想里应外合什么的?

    于是有官员提出,希望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让气势汹汹逼近的两个希克斯师团停止进攻。并且要大酋长帮助他们,下令让那些接管了失陷地方城镇的鲁斯曼人部落将那些被困在集中营里的地方官员和王国移民都送到这边来,以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只要做到这两点之后,殖民地当局才会相信鲁斯曼人没有反叛王国......

    胸怀坦荡的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照做了,结果两个希克斯志愿师团果然停住了进攻的步伐,与首府萨拉特城堡寥寥无几的守军对峙起来,同时也不阻拦前往各地的信使,将大酋长的命令和请求信件送往各地城镇。很快,失陷城镇那些被困在集中营的人们获得了释放,他们乘坐着简陋的马车赶往萨拉特城堡。

    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根本没想到他做到了这两点要求之后反而被殖民地的官员们给软禁了起来,所有看到他的官员,甚至是看管他的卫兵都咒骂他是王国叛逆,就连他的随从都遭到了毒打和驱赶,很快就剩下他一人被关在一间小石屋里......

    随着从各个失陷城镇返回的王国移民和地方官员数量的增多,很快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被囚禁在城堡里的消息便传了出去,那些失去了家产甚至是亲人的王国移民们怒吼着要求殖民地当局处死这个最大的鲁斯曼人的叛逆。因为他们的遭遇,让他们彻底的相信就是鲁斯曼人勾结希克斯志愿师团,掀起了殖民地的叛乱。

    两百多年的殖民统治,在瑞斯尼亚王国移民和鲁斯曼人之间,有一道天然的种族歧视的界线。高贵的是白人移民,低贱的是鲁斯曼人。日常生活中或多或少,总有王国移民欺压鲁斯曼人的事件发生。

    当希克斯志愿师团掳掠了城镇,将这些城镇移民关押在集中营交给鲁斯曼人接管之后,同样有很多鲁斯曼人在复仇,或者是对这些移民及其家属施行报复。比如那些移民家中年轻的妻子和女儿,就是那些鲁斯曼青壮的最爱......

    很可笑的是,这些瑞斯尼亚王国的移民并不仇恨那些掳掠他们家产的希克斯志愿军团,这很可能都是白人的缘故。当然,在掳掠过程中没有伤害到这些移民及其家属也是一个原因。

    另外,所有希克斯志愿师团的官兵都口口声声的表示,他们是雇佣军,是鲁斯曼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邀请他们前来的,鲁斯曼人希望效仿帕米加尔人,同样获得民族解放,并独立建国......

    至于鲁斯曼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们这些下面的官兵可不怎么清楚,倒是上面的军官都非常的满意。据说协议就是和鲁斯曼人的大酋长,还有很多部落首领及长老达成的。反正上面的军官们承诺,完成目标后每个官兵都能大捞一笔......

    于是这些得到释放的瑞斯尼亚王国移民的仇恨很轻易的转移到了鲁斯曼人的身上,他们在萨拉特城堡串联,要求严惩鲁斯曼人,更不可放过那个被囚禁的大酋长。青壮们踊跃参军,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擦拭着火绳枪准备用自己的双手亲自去向鲁斯曼人复仇的时候,殖民地的官员已经压制不住愤怒的民意了。

    所以,当帕米加尔民族共和国的元首泰兹辛格.诺拉.塔加内姆面对前来问罪的海外自治领军区的使节,说出希克斯志愿师团不受他的管辖,已经接受了鲁斯曼人的雇佣这句话之后,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据说面临绞刑的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对殖民地的监刑官员说了这么一句话:“杀了我,你们就断绝了和平的希望。”

    但监刑的官员愤怒的训斥道:“你这个叛逆头子,早就应该死了!你一直在用谎言来欺骗我们,如果你不是叛逆,为什么那些希克斯雇佣兵会听从你的命令!你欺骗我们说和希克斯人没联系,可他们就却把攻占的城镇都交给你们这些鲁斯曼人......”

    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后闭目就不再说话,任由刽子手将绞索套在他的头上。随着钟声的敲响,脚下的踏板打开,被鲁斯曼人尊称为教父的大酋长就这样的被吊死在绞刑架上,伴随他临死挣扎的是雷鸣般的欢呼和无数瑞斯尼亚移民举在半空中的拳头,他们获得了一份复仇的愉悦......

    圣光历六零三年十一月西海岸各国殖民地的局势异常的诡异。先是帕米加尔民族共和国的卫国战争,三个军团的帕米加尔人武装抵挡住了瓦西利科公国一个常备军团和一个后备军团的进攻,经过两个多月的战斗帕米加尔人武装已经转守为攻,打得瓦西利科公国军队节节败退,甚至已经反攻进入瓦西利科公国殖民地的边界线。

    瓦西利科公国剩余的军队已经凑不齐一个军团的编制,面对帕米加尔人武装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抽调地方守备武装加入到前线的阵地防御战中。但后方兵力的调动和地方守备力量的空虚使殖民地里的斯科洛人和吉斯德人也蠢蠢欲动起来,很多城镇都爆发了移民和土著的冲突暴乱......

    瓦西利科公国殖民地官员欲哭无泪,他们怎么也想不出明明是一场瓜分莫罗西克王国殖民地的战役,怎么竟然打成自己公国殖民地的防御战了?而且殖民地里的斯科洛人和吉斯德人似乎也要呼应帕米加尔人举行武装起义,雪上加霜的瓦西利科公国殖民地官员只好急遣特使前往相邻的欧普萨罗城邦联盟殖民地请求出兵救援。

    当初瑞斯尼亚王国和瓦西利科公国的五个军团三十多万兵力发起进攻的时候,几乎所有关注帕米加尔人独立建国的人都认为这场战争很快就能结束,新生的帕米加尔民族共和国马上就会灭亡。结果三个月的时间过去,瓦西利科公国从入侵变为防御,还得请求别国支援。

    而瑞斯尼亚王国的三个军团已经灰飞烟灭,连殖民地都被四个希克斯志愿师团席卷了大半个领地。然后让旁观者看不明白的操作发生了,两个希克斯志愿师团与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的守军对峙,明明占据优势却不再发起进攻。而另两个希克斯志愿师团却突然向相领的福克斯群岛联合王国的罗德克斯海湾殖民地发起了进攻......

    在夺取了这块罗德克斯海湾殖民地之后,两个希克斯志愿师团又向海外自治领的洛奇山区州发起进攻,击败了一个地方守备团,掳掠了三个金矿开采基地。海外自治领军区闻讯大怒,派遣磐石第三师团北上,经过激烈的战斗付出很大的伤亡才击败击溃了这两个希克斯志愿师团,并占据了罗德克斯海湾殖民地。

    所以,十一月份的西海岸局势就是福克斯群岛联合王国的罗德克斯海湾殖民地成了海外自治领的新占领地,恼怒的海外自治领军区派遣使节问罪于帕米加尔民族共和国,结果得知四个希克斯志愿师团已经结束了与帕米加尔人的雇佣关系,现在成了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里的鲁斯曼人的雇佣军......

    这情形很象是海外自治领被自己释放的那些希克斯俘虏插了一刀,当这些希克斯俘虏接受帕米加尔人的雇佣组建成志愿师团后,再次拥有了武装的希克斯人心有不甘,愤恨于当年殖民地战争的失败,趁机向海外自治领发起了挑衅性的进攻。

    不过自治领军区的武力更为强悍一些,以一敌二,用一个磐石第三师团击败了两个希克斯志愿军团,还夺取了罗德克斯海湾殖民地,只是据说伤亡有些大。

    因此,自治领军区宣布紧急调遣驻守在法雷亚大陆东部纳瑟里地区的磐石第一第二师团返回海外自治领,以加强自治领的守备力量,抵御暗中敌人发起的袭击,稳定海外自治领的民心。

    另外根据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里传来的消息,那两个向海外自治领发起挑衅进攻的希克斯志愿师团也没讨得什么便宜,五六万人只回来了数千,很块就被希克斯志愿第一和第二师团打散加入其中,填补伤亡战损的空缺。也就是说,希克斯第三和第四师团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

    就在自治领军区和希克斯志愿师团这挡子糊涂战事刚刚了结之后,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的官员们不知发了什么疯,将主动前往首府萨拉特城堡做人质的鲁斯曼人的大酋长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给判处了死刑,吊死在绞刑架上。消息传出,所有的鲁斯曼人都被激怒了,他们集结了青壮,挥舞着武器,向萨拉特城堡进军。

    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的死亡真正拉开了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鲁斯曼人叛乱的帷幕。在四个希克斯志愿军团席卷大半个殖民地之时,鲁斯曼人还没真正的参加到反抗殖民者的武装起义之中。

    各地区的鲁斯曼人没有主动去攻击那些城镇里的王国移民,甚至还在那些移民家里继续工作。他们在接受了希克斯人转交给他们的城镇之后,还是善待那些集中营里的移民和官员。虽然有不少对瑞斯尼亚王国移民和地方官员的报复伤害行动,但毕竟是少数也不致命......

    在接到乌内马斯.迪亚.摩德里格斯大酋长传来的信件,要求释放那些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王国移民时,这些鲁斯曼人都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这个命令,路途遥远的甚至还为这些移民准备了马车等运输工具。只可惜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好心没得到好报,大酋长被瑞斯尼亚王国的殖民地官员给吊死在绞刑架上。

    对所有的鲁斯曼人来说,大酋长的死是不可原谅的,因为他是主动前往萨拉特城堡,按照鲁斯曼人的传统,他是去做客,而主人却抓住了他,还把他当众给吊死在绞刑架上。这是对鲁斯曼民族最大的侮辱,血债必须用血偿还,这也是鲁斯曼人的传统习俗之一。

    于是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迎来了最后的末日,即便武装了两三万王国移民青壮,但依然抵挡不住鲁斯曼人在两个希克斯志愿师团帮助下所发起的奋不顾身的进攻。在未来的三四个月里,瑞斯尼亚王国殖民地弥漫着杀戮的血色,几乎所有的瑞斯尼亚王国移民男性和老弱被斩杀,只有年轻女人被留下来成为鲁斯曼人的***......

    只有少数得到希克斯志愿师团庇护的瑞斯尼亚王国移民逃出生天,其中有一对姐弟,他们共同经历了这段残酷的岁月,姐姐后来成为一个有名的文学家,她写了一本经典的名著《杀戮时代》,揭开了这段血色的历史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