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 大宋第一皇帝 > 第330章入伙
    狼牙岭的众人首先是救人,然后是发放足够几天使用的钱粮物资,紧接着开始做煽动,大家都是受叛军所害,那便是一家人,你们房屋被烧,身无长物了,没关系,到我狼牙岭去做工,有钱有粮。

    你们地里如今还有粮食待收,我们可以暂借钱粮,利息公道,你们安顿了家中老人,去狼牙岭做工,赚了钱,再回来修建新房,或者也可以选择定居我狼牙岭。而且做得久了,我狼牙岭将有几项福利等等。

    居民的怨气,只会在真正走投无路,又没人肯管的时候才会完全倒向官府。狼牙岭一战,李、郎二庄恰好损失了许多人力,这些村庄中的人们房舍被毁之后,狼牙岭的救济队伍便跟着过来,同时引起众人的敌忾心理,对叛军众人的血仇,估计几年十几年都不会散了。

    狼牙岭一路抄底,同时将李磊等人以为会激起的怨气悉数扔回他们身上去。当再过几天之后,一路兴致勃勃烧杀抢掠的叛军众人第一次派人出去查看怨气激发的情况,回馈的消息才真正令得席麦军两人为之错愕。

    这天晚上,在众人中将事情交代完毕之后,郝景程又去到这次过来的诸多庄户之间,跟他们聊天、打气:“我早就说过!这一战过后,你们才是山东一代最能打的队伍!谁要跟你们打仗!来啊!”

    事实上,这几天的时间里,李天鹰、李彪等人也一直在培养着这些人的士气,狼牙岭的大胜,叛军此后的溃败,再加上心中的仇恨,确实已经让这两千多人的战力到达一个相当高的程度了。

    这打闹说笑一阵,郝景程再能安静下来时,已到深夜,一直积累的紧张感才稍稍退去。

    连续一个月有余的时间处于高压状态,先是不断地推敲计算,而后几乎每一条线索都要握在手上的高强度运筹,每天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这算不得他有过的最疯狂的工作状态,精神上还保持着旺盛的饥渴感,敌人还未完全走投无路,他绝不会想要停下来,整个精神领域的一切都还处于侵略、侵略、侵略的状态,但身体上,终究还是会有些疲劳的。

    到这一步,战略上的安排,终于算是到位,接下来自己或许只需要查漏补缺,而有关对方中间间谍的运用,也属于战术层面上的事情,更多的是随机应变,脑力不至于要绷紧到先前的状态了。

    郝景程在帐篷外吹了吹风,其实这次的工作还不算真正大规模的会战级别,只是眼下他的手底还没有建立起一个足够专业的运作团体,凡事需要亲力亲为,也就只能这样子了。

    “我真佩服你这些天做的事情。”从不远处走过来的杨飞燕朝他笑了笑,眼神中满是对于郝景程的赞赏,说道:“我原本以为,李磊他们逃跑之后,你会用上更夸张的奇谋,但看到现在这些,真像是……一张网一样。”

    “奇谋都是说书先生拿来骗人的,给那些想要不劳而获,不肯努力的人自我安慰的东西而已。”郝景程扭了扭脖子,看着夜色中的营地,眼神中倒是一片平静。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按部就班,要解狼牙岭之围,打败叛军人就可以了,怎么打败,内部让他们变弱,外部总是要打。内部怎么变弱,让他们分裂,打他们的士气,手法可以千变万化,道理上其实很简单,一步一步地做完就行了。”郝景程淡淡的说道。

    “现在想起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复杂的,但是真正的做起来,却是当真是感觉难如登天的事情!”杨飞燕摇着头说道:“即使是现在,也感觉非常的困难。”

    “现在也一样,我只让他们感受到三点,第一、官府绝对不敢纳降他们,第二、他们人人喊打,我们一定会咬死他们,第三、他们做的事情,没有用。剩下的就是战场上的事了。”郝景程轻声说道。

    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不接受奇谋,没有什么是奇谋,都是做好事情的手段而已。真正能把想到的事情按部就班地做完,什么谋都是奇谋妙计,做不好事情的,有奇谋妙计都没用。”

    杨飞燕如今也算是他团队中的一员,郝景程说完这些,笑了笑:“当然,每个人看事情的方法不一样,你若当成奇谋,这样看待也无妨。”

    “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对狼牙岭是怎么想的。”杨飞燕轻声问道。

    杨飞燕虽然是帝姬,但毕竟算是官府中人,对狼牙岭的人毕竟有所忧虑,郝景程看他一眼,略想了想,斟酌着语句。

    “我现在呢,也是个商人,没有什么官身,终究是做生意。山东这边官府管不到的地方太多了,而且叛军已除,不管这次杀不杀得干净,势力都会重新洗牌。好不容易打上交道。”郝景程看着杨飞燕,轻声说道。

    顿了一下,郝景程笑眯眯的说道:“我们有关系,生意会很好做。我知道这些和以儒学正道有些违背,但是来路倒是肯定是正常的?你要不要入股?”

    “我保证不做太过分的事情……保证赚钱。考虑一下?”似乎是看出来了杨飞燕眼中的疑惑,郝景程接着说道。

    郝景程笑着抬了抬手,语气之中的诱惑,犹如通晓人心的恶魔。杨飞燕原本过来说这些,是有些顾虑这一片地方的三不管,不想狼牙岭变成另一个叛军,但到得此时,眼中却陡然混乱起来。

    事实上,她脑子虽然好用,但从小受的是极为正规的儒家教育,后来尽管被逼得以吃人来增加自己的威慑力,心中很多地方,坚持的终是儒学正道。。

    “什、什么啊?”杨飞燕感觉自己的思路有些跟不上郝景程的想法。

    “呵,终究是生意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放心好了,绝不叫你辱没名声。”郝景程笑起来,随后望向远方,眼神已经冷下来,“不过,这些是以后的事情了,先杀光那帮人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