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九六五章笃定
    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方辰,眼神中满是惊异。

    方辰放弃招揽倪广南,他们并不奇怪,且不说什么强扭的瓜不甜,就说倪广南这么一个大活人,真就宁死不从,方辰能咋地?

    还能强迫,甚至软禁倪广南不成?

    就是普通人,方辰也很难这样做,毕竟这是国内,不是俄罗斯,更别说倪广南在国内还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这就更难了。

    但这放弃的未免也太快了点。

    方辰刚才明明还一幅倪广南不答应,就誓不罢休,各种王炸拼命往外扔,把大家给炸的五迷三道,眼冒金星。

    结果可好,倪广南一表态不从,方辰竟然立马扭头就走,跑的比兔子还干净利索,毫无拖泥带水。

    说真的,现在他们已经有些怀疑方辰招揽倪广南究竟有几分是真心。

    任政非不由微微一笑,他能说,方辰以得《孙子兵法》疾如风,静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个中三味吗?

    甚至方辰这种做派,他还是比较推崇的,事有可为,就狮子搏兔亦需全力,事不可为,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精密的如同机器人一般,毫无个人感情的掺杂。

    按说到方辰这个地位,拥有这样富可敌国的财富,又开出如此有诚意的条件,要是被人拒绝了,肯定会十分不满,甚至恼羞成怒都不奇怪。

    但这种负面的情感,他从未在方辰身上看到过。

    或许真是因为如此,方辰才能白手起家,在短短几年内做出这样的成就来。

    脑中一道念头闪过,任政非飒然一笑,方辰这点特性他早应该知道才对。

    他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现在方辰招揽倪广南,和当初要收购华为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简直同出一辙。

    而他拒绝了方辰,方辰不也没记恨他,反而还将他引为至交好友,一有什么事都亲自打电话,邀请他过来。

    甚至当初,华为员工在鹏城因为没有固定住宿,没有暂住证,被鹏城警.察给扔到莞城扛木头,不也是段勇平亲自救出来的。

    方辰浑不在意的轻笑了一声,随手拿起茶壶给旁边的几人斟满。

    他的确是真心想要倪广南来擎天当这个T0,除了倚重倪广南的才华,以及在华夏学术界,尤其是计算机界的影响力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联想不配。

    联想不配拥有倪广南这样为国家,为民族,呕心沥血,奋力疾呼,百折不挠的科研工作者。

    只可惜啊,时候未到,柳传至还没彻底伤了倪广南的心,让倪广南跟其离心离德。

    不过,没关系,不就是两年吗,他能等得起,而且两年之内,他还没有染指个人电脑的打算。

    再者,他也没付出什么,甚至可以说是他赚了才对。

    开了这么一堆空头支票,就加速了倪柳之争的到来,揭开了一些柳传至的真面目,还是很不错的。

    他相信,最后柳传至对于这一亿科研经费的表态,一定会在倪广南的心中埋下不小的疙瘩。

    而方辰这幅模样,落到倪广南眼中,则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他伤了方辰的心。

    说实话,他是挺感激方辰能这样看重他的,毕竟这样要钱给钱,要权力地位给权利地位,要科研经费给科研经费的条件,他做梦都没有想过。

    倪广南嘴巴微动,正要说什么时,方辰突然开口道:“倪教授,这点事情我还不至于介怀,现在只能说你我无缘罢了,我相信总有一天咱俩会坐在一起,把手言欢,为擎天,为华夏计算机事业,为华夏人民努力奋斗的。”

    说完这话,方辰深深的看了倪广南和柳传至一眼。

    闻言,倪广南只是有些感动,觉得方辰太执着而已,柳传至则是感觉心脏被人用手狠狠的攥了一下,心中警铃大作。

    显然,方辰不但没有放弃对倪广南的招揽,并且还如此的笃定,倪广南最终还会来到擎天。

    然而最重要的是,方辰话语中所透露的事情——擎天未来要进入计算机行业,这可就真麻烦了。

    擎天这样的巨无霸,一旦进入计算机行业的话,那联想还能有多少活路?

    一想到,富士通、朗讯、东倭电气这样的巨头都被方辰给杀得片甲不留,丢盔卸甲,狼狈不堪,他心中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实在是,擎天的战绩太过于恐怖了。

    “对了,倪教授,我跟微软的比尔盖茨还算是相熟,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安排你去微软研究院转一转,看一看,相信应该是对你研究计算机有所帮助。”方辰突然笑着说道。

    自从去年,跟比尔盖茨在克林顿的慈善晚宴上认识之后,他和比尔盖茨的联系基本上、一直保持着,只不过跟比尔盖茨没事喜欢发封邮件问候他不同,他喜欢直接打电话。

    当然了,也不是说比尔盖茨不喜欢打电话,只是他觉得方辰在打电话的时候,能注意一下彼此的时差问题就好了。

    而且在上个月,方辰刚刚狙击英镑结束之后,比尔盖茨还专门打电话给方辰,明里是在祝贺,暗里却在说方辰不太够意思,这样发财的机会,竟然不带他一个。

    虽说比尔盖茨现在也算是身价百亿美元的大富豪了,但谁也不会嫌弃钱多烧手,更别说这种赚大钱的机会。

    另外跟方辰身价有将近一半都是现金不同,比尔盖茨的身价大部分的来源都是微软的股票。

    股票这种东西,显然不是能够随便抛售的。

    所以,如果方辰要是提前给他说一声,他把一部分微软股票抵押给银行,然后跟着方辰屁股后面赚个两三亿美元,那岂不是极好。

    但不管怎么说,以他和比尔盖茨的交情,让倪广南去微软研究院做个访问学者,绝对没问题。

    闻言,倪广南顿时眼睛一亮,整个人不由兴奋了起来,虽然相比之下,他最想去的还是英特尔的研究院,毕竟计算机里面,所有的硬件都是围绕着CPU来配适的。

    但求其次,能去微软一趟,也是很不错的。

    “方总您这里有没有英特尔的关系?”柳传至突然厚着脸皮说道。

    没想到柳传至竟然能这么问,众人不由面色微变,诧异的看了柳传至一眼。

    吴茂才更是在心中恶狠狠的骂道:“臭不要脸的玩意!哪来的那么大脸!”

    而面对这万剑穿心的目光,柳传至一幅巍然不动,唾面自干,浑不在意的模样。

    反正已经跟方辰撕破脸了,他要是不再趁机开口,提点条件,那他这次捧方辰的场,真是白捧了。

    另外在刚才,可以说他的脸面已经被方辰狠狠的踩在脚底,并且还是正反两面,正面跺了几脚,觉得不过瘾,然后又在反面来了几脚。

    再者,从方辰执意要将倪广南挖走的态度来看,从此以后,方辰绝不会给他以及联想半点好处,甚至连好脸都不会给,至于说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吃饭,更是再也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心中未必没存着,让方辰出糗的意图。

    倪广南也没想到这次柳传至居然会开口,并且问题还提的这么好,几乎提在了他的心坎上,他眼中不由燃起一丝希冀的光芒。

    英特尔对于他,对于联想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他这段时间之所以无所事事,甚至想要研发交换机打发时间,不就是因为拿不到英特尔最新一代,奔腾处理器的优先配适资格。

    英特尔预计在这个月将发布最新一代的奔腾处理器,但实际发售应该是在半年之后。

    这半年除了需要积累产量,产能爬坡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给一些计算机厂商,包括板卡,内存生产企业配适的时间。

    而联想因为太不起眼,两年前才有第一台属于自己的计算机,显然并没有资格提前配适,只能在半年后,英特尔正式销售奔腾处理器后,才能拿到货,然后再来配适其他硬件。

    也就是说,按照正常情况,联想的新一代计算机,至少要比那些戴尔,惠普等计算机巨头,晚半年以上。

    而正因为华夏之前没有计算机生产企业,并且貌似也不需要太先进的计算机,所以在华夏销售的计算机都会落后国外整整一个时代。

    这也是为什么国外都已经生产销售386计算机,国内286计算机才刚刚研究出来的缘由。

    方辰眉头微蹙,思量一会,这才缓缓说道:“英特尔的人,我也不认识,但我可以帮忙问一下,比尔盖茨,又或者擎天在美国的办事处,看看他们,又或者让他们问问跟擎天合作的科学家们,有英特尔那边的联系没有,有的话,我再告诉你们。”

    没想到,方辰竟然真应了下来,柳传至楞了一下,赶紧道谢,并且敬了方辰一大杯。

    方辰自然也很给面子的陪了一杯,两人一幅相谈甚欢,私交甚笃的模样。

    只不过,方辰陪的那一杯,喝的貌似是茶水。

    但这不重要……

    其实,柳传至想差了,方辰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痛快,只是因为他已经将倪广南视作己物,帮倪广南疏通下关系,让倪广南有更多的成长,等倪广南什么时候,入职擎天的话,倪广南这次学到的东西,岂不就用在了擎天身上。

    一道灵光闪过,方辰突然说道:“德州仪器的关系,你们要不要。”

    柳传至和倪广南相视一眼,然后齐齐摇了摇头,德州仪器虽然强大,但是现在并不生产家用中央处理器,而且市面上也没有用德州仪器的电脑。

    见状,方辰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

    德州仪器是美国最古老的半导体公司之一,历史可以追溯到1930年,甚至在当年,德州仪器就是半导体,集成电路的代表。

    因为半导体,集成电路最小的组成体,晶体管的生产专利,就在德州仪器手中。

    德州仪器当年看好晶体管,就花了大价钱从贝尔实验室买到晶体管的专利。

    “您在德州仪器有关系?”倪广南忍不住开口问道。

    可谁知道,方辰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现在没有,以后会有的。”

    刚才柳传至提起英特尔,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人物。

    前世国内芯片的一号领军人物,扛把子,中芯国际的创始人,华夏半导体之父,张如京就在德州仪器工作,是少数华人成为半导体企业高管的代表。

    其在德州仪器工作了二十年,干得最轰烈的事情就是在美国、东倭、新加坡、意大利等地参与建厂20家,是赫赫有名的建厂高手,人送称号“建厂狂魔”。

    张如京虽然在1997年才因为DRAM部门全体员工被裁,只能提前退休,但是其早就萌生了自主创业,在宝岛建立芯片制造企业的想法。

    所以在1993年,就偷偷安排了一批人去新加坡学习,毕竟那时候他还负责德州仪器在全世界各地建设生产工厂的事情,安排一些人对于其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而这些人不出所料,等张如京在宝岛开设芯片制造企业之后,便成为了顶梁柱。

    至于因为台积电的排挤,张如京并没有在宝岛生根发芽,而是被迫来到了申城,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方辰打算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接触一下张如京,看能不能合作一把,实在不行,让张如京帮他安排一批人进去也行。

    他可以保证这批人的身份绝对干净,不会给张如京惹麻烦。

    有马来西亚郭家的帮助,他相信这点小事,不会出问题的。

    见方辰没有仔细说明的打算,柳传至只得将已经到嘴边的话语,又重新咽了回去。

    也不管在场各位心中已经是思绪万千,心乱如麻,方辰仿佛刚才那些事情压根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跟大家神情自若,谈笑风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足饭饱之后,柳传至等人就起身告辞了。

    他们今天接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急需回去仔细理一理。

    而就在方辰刚刚回到王府饭店之时,段勇平突然急冲冲的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