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荒网 > 玄幻小说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一百零六章我也有烦恼
    鱼闲棋有些尴尬。

    有句老话叫做「实验室里产疯子,好莱坞里多傻子」,但是,像是这般全身光溜溜的就这么穿着一条白大褂跑来和自己聊天殷勤的询问「昨晚睡得好吗」这样的暧昧问题,鱼闲棋还是头一回见到。

    可是,他的眼神又特别的真诚关切,就像是真的在关心你昨晚睡得好不好这样一件事情,让人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轻蔑亵渎之意。

    鱼闲棋脸颊微红,却又故作高冷,高冷有时候是女人最好的保护sè,点头说道:“还好......”

    “还好就是还不够好......如果睡得不好,我再给你吹口气......”敖夜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鱼闲棋连忙摆手,看到鱼家栋和海玲眼神诡异的打量着自己和敖夜,出声说道:“我已经好多了,不会再整晚整晚睡不着觉......”

    “证明我上回往你嘴里吹的那口气很有用。”敖夜一脸骄傲的说道。

    一口龙气治失眠,鱼闲棋亲测有效。

    如果龙族小队破产了,他可以以此谋生去给人治疗失眠......

    当然,想让龙族破产实在是太过困难。

    “......”鱼闲棋觉得自己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在父亲鱼家栋的面前被敖夜给一刀杀了。

    鱼家栋对待鱼闲棋态度冷淡,但是并不代表着完全不在意她。

    看到敖夜跟个小流氓一样的跑过去撩自己的女儿,而且还问她「昨晚睡得好吗」,他的心跳就漏了好几拍......他为什么要问女儿这个问题?

    敖夜是镜海大学的学生,鱼闲棋是物理学院的老师,而且还是刚刚回国不曾给学生讲过课的老师。他们两个人怎么就认识了?

    再说,学生给老师打招呼,难道不应该是问「吃过了吗」?

    他问她昨晚睡得好吗?证明他很关心女儿睡得好不好?

    是不是他导致女儿睡得不好?他是女儿睡不好的外在因素?

    他们俩昨晚一起睡的?

    鱼家栋的逻辑思维能力一旦展开,便一发不可收拾,甚至连敖夜和鱼闲棋结婚后会不会逼迫自己给他们带孩子这样的事情都想到了.......

    他是坚决不会答应的!

    更要命的是,敖夜还说往女儿的嘴里吹了一口气......到底是多么亲密的关系多么和谐的体位才能够让一个男人往一个女人嘴巴里面吹气?

    鱼家栋走到敖夜身后,眼神不善的盯着他,问道:“你们认识?”

    “认识。”敖夜点了点头。

    “是不是......”

    “不是。”

    “......”

    敖夜对着鱼闲棋点了点头,说道:“你没事就好。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告诉我......我先回去上课了。”

    说完,摆了摆手,穿着白大褂朝着实验室大楼外面走去。

    所见之人,纷纷躲避。

    等到敖夜离开之后,鱼家栋满脸期待地看着鱼闲棋。你给我解释啊你快给我一个解释啊......

    他不敢问老板,只好问自己的女儿。

    鱼闲棋撇过脸去,假装自已没有看到。我请你帮个小忙你都不愿意,我的事情也和你没有关系。

    倒是海玲知道教授的心思,出声缓和父女俩人的关系,笑着问道:“这就是你刚才和我说过的......救过你一命的敖夜?”

    “敖夜救过你的命?”鱼家栋大惊,一脸关切的看着鱼闲棋问道。

    “你关心这些吗?”鱼闲棋问道。

    “......”

    “闲棋,教授是你爸爸,他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呢?就是教授的工作太忙了?所以平时和你交流的不够......”秘书海玲出声劝说。

    “不是交流的时间不够?是根本就没有交流。我回来那么多天了,总共见过几回?有没有在一起吃过一顿饭?有没有认认真真的聊过一次?一个学生过来?他都能把人邀请到办公室聊半天。我来办公室多少趟?以前见过他的人?”鱼闲棋一口气说出自己心中的委屈和不满。

    鱼家栋面带愧疚,扶了扶鼻梁上的板材眼镜框?解释说道:“最近实验进入关键阶段,出了一些问题?一些很严重的问题......所以......就很少回去。”

    “那么以前呢?以前也是实验进入关键阶段?以前也是实验出现很严重的问题?”鱼闲棋并不接受鱼家栋的解释?说道:“我也在做研究,我从走进实验室的第一天就在心里发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成为你这样的研究者......无论任何时候,我都要把家人和生活放在第一位?工作永远都只是工作......”

    鱼家栋脸sè灰败?继而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说道:“你有你的生活方式,我也有我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样的事情。等到成功的那一天,你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

    “不,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为你骄傲?我也不会。”鱼闲棋出声说道。

    说完之后,转过身去?迈着高跟鞋咯咯咯的朝着楼上走去。

    “教授,闲棋心情不太好?所以说话就重了一些,你不要放在心上......”秘书海玲出声安慰着。

    “没事儿。”鱼家栋摆了摆手?看着海玲问道:“她和你说过这个敖夜?”

    “是的。”秘书海玲点了点头。“那是闲棋刚刚回来的时候?走在路上差点儿出了车祸?被这个学生给救了......有一次她来办公室想找你说这件事情,但是教授太忙就没来得及......”

    “她和敖夜.....是不是那种关系?”鱼家栋出声询问。

    “什么关系?”海玲问道。

    “就是......他们有没有在一起?”

    “怎么会呢?”海玲笑着摇头,说道:“他们才认识多久呢?以我对闲棋的了解,她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男人......”

    “假如这个男人能够给她的研究室提供经费呢?”鱼家栋说道。

    “什么?”

    “算了。”鱼家栋摆了摆手,说道:“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理......”

    鱼家栋的心里已经认定敖夜是打着给女儿实验室捐款的幌子,实际上是对她这个人有所图谋。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人愿意给弦理论这样的世纪大骗局捐款?

    不过,连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都给予那么大力度的支持,第一年一个亿第二年两个亿第三年三个亿......他对女儿是真爱吧?

    毕竟,爱情大师柳下挥说过: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看他愿不愿意为你花钱。

    敖夜穿着那件白大褂回去的时候,寝室里面的人都大呼小叫。

    “夜哥,你这是走的什么风?”叶鑫跑过来搂着敖夜的肩膀,一幅我们才是最好的兄弟的架势出声问道。

    “你没穿内裤!”符宇说道。

    “嘿嘿嘿......”高森朝着敖夜裤裆瞟了一眼,发出招牌似的笑声。

    “陪着鱼教授做实验,衣服烧着了。”敖夜一边说话,一边打开衣柜从里面掏出衣服换上。

    听到敖夜得话,三人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猥琐了。

    “是大鱼教授还是小鱼教授?”叶鑫问道。

    “大鱼教授。”敖夜说道。“鱼家栋。”

    然后,猥琐就变成了羡慕,叶鑫惊呼出声,说道:“你都已经去给鱼教授做实验了?”

    “就是,军训还没结束呢......这照顾力度也太大了些......”符宇吃味的说道。就算你救了他的女儿,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就把人给拉到身边去吧?生怕女婿成不了才还是怎么着?

    “嘿嘿嘿......鱼教授那边要是缺人,你和我说一声。”高森出声说道。

    “你就拉倒吧。每年有多少人想进鱼家栋的研究室?那些大三大四的学长都还在排队等着呢,怎么可能轮到咱们这些大一新生?”叶鑫瞥了敖夜一眼,说道:“咱们不能和敖夜比,敖夜那是祖坟上冒青烟......全天下的好事都跑到他一个人身上去了。”

    敖夜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有烦恼。”

    “你有什么烦恼?”大家高兴的问道。

    “有人想睡我。”敖夜说道。

    “......”叶鑫。

    “......”符宇。

    “嘿嘿嘿......”高森。